>
BLOG  
Home

「真」與「曖昧」 ── 林奕華看Jan Versweyveld舞台美學

13.7.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一套引人入勝的舞台劇,總離不開意象豐富的舞台設計。

為了更深入探討舞台美學(Scenography)這命題,西九文化區聯同著名舞台劇導演林奕華(Edward)舉辦名為「什麼是舞台:空間會說話」(What Is Stage: Dynamics of Seeing)系列,未來三年,透過一連串講座、公開放映及工作坊,帶領參與者漫遊歐洲舞台,從中想像香港劇場的未來。

2017年6月2日,公眾在香港演藝學院實驗劇場迎來首場講座,Edward以分享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設計及攝影總監恩.瓦斯維費爾德(Jan Versweyveld)的美學理念為開端:「我今天分享關於歐洲舞台美學的片段,有一共通點,就是他們都很真。」Edward說,舞台劇應該是一種「赤裸裸的藝術」,但是過去看過不少作品,過程往往讓他如坐針氈,皆因它們「不夠真」。

「可是對很多人而言,明明所有道具都是真的,連在舞台上吃的每粒飯都是真,為何它仍被認為說謊呢?」為了解釋這論調,他拿了2010年和2014年兩個版本的《橋下禁色》(A View from the Bridge)作出比較。

2010年的《橋下禁色》由喬治.穆舍(Gregory Mosher)執導,舞台上所有的道具都考究非常,設計一絲不苟,「大家仔細看,台上有個收音機,清楚講出了一件事-作品的年代」,但他未能全然投入,總是覺得自己與戲劇之間仍然存在隔閡,「舞台籠罩著懷舊的成份,故此故事裡的悲哀,你也覺得不會發生在你身上,因為年代離你太遠。你是受保護的。」

相形之下,由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執導、Jan Versweyveld負責舞台設計,在2014年上演的《橋下禁色》,白色舞台空空如也,文本中提及的佈景擺設一件都沒有,卻不損害觀眾的接收,「但這意味著保護你的東西被拿走了,你融入了故事,故事可以是說你自己」,Edward認為,這種處理則與觀眾貼近得多。

《橋下禁色》劇照Toneelgroep Amsterdam © Jan Versweyveld

《橋下禁色》劇照Toneelgroep Amsterdam © Jan Versweyveld

他隨後亦強調,每位觀眾理應獲得他們與舞台之間獨一無二的聯繫,當中關鍵則是觀眾自身的想像,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舞台作品,不僅要「真」,還要含有一種「曖昧」:「我們習慣從舞台設計中得到一個『成品』,而這成品最好和我們構想的距離不遠,比如,劇本說有一間餐廳、有一個巴士站,我們就按劇本去做,大家只會在成本、仿真度等方面溝通。倘若如此,舞台將失去很多想像空間,失去個性,失去流動;曖昧恰恰是一種流動。」

Edward再以Jan Versweyveld負責舞台設計的《橋下禁色》來說明其論點,指出演員毋須依賴道具完成演出,連殺人都不用刀,一切都還原到最根本的元素-情感和互動,在曖昧的空間中,觀眾運用想像還原整場兇案,當中體會到的張力,無刀更勝有刀。

林奕華與參加者大談舞台美學 (Scenography) 。

林奕華與參加者大談舞台美學 (Scenography) 。

不僅觀眾需要想像,創作人也要對事物敏感,懂得於曖昧的空間中遊走。Edward補充道,如Jan Versweyveld在《橋下禁色》裡的舞台設計,表面看似簡約,只用玻璃包圍舞台四周,「可他觀察十分入微,明瞭玻璃擁有多重性格,即可代表冰冷,又能象徵危險,並同時產生透視」,因此,玻璃的應用在舞台上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作品無形中增添一種不寒而慄的氛圍。

樸素的舞台設計,固然能讓觀眾從中投射更多想像;惟與此同時,觀眾也很容易失去焦點,錯過創作者想呈現的東西。那麼,Jan Versweyveld如何透過舞台美學去解決這問題?在舞台、道具、燈光、聲音、服裝,以至多媒體等各項設計上,舞台美學家(Scenographer)又如何創造一個促進情感交流、配合戲劇情境的空間?

講座尾聲,Edward挑選了另一套Ivo van Hove和Jan Versweyveld攜手合作的劇作《源泉》(The Fountainhead),並邀請五位來自不同舞台專業的設計師,從舞台、燈光、聲音及多媒體等環節公享他們的看法。

燈光設計陳焯華(Billy)指出,《源泉》中不少的場景都只得三張桌子,但是巧妙的舞台燈光輕易地呈現出不同的演出區域,觀眾很容易就能區分出來,不會產生混亂,同時光線會在特定時間引導觀眾焦點,確保他們能夠接收創作人希望傳遞的訊息,這就是掌控燈光的功力。

來自不同舞台專業的嘉賓分享他們對Jan Versweyveld作品《泉源》(The Fountainhead) 的看法。

來自不同舞台專業的嘉賓分享他們對Jan Versweyveld作品《泉源》(The Fountainhead) 的看法。

舞台設計黃逸君(Jonathan)提到,《源泉》的舞台元素十分豐富,開場時,一方面台上已經放滿很多東西,另一方面演員亦已開始活動,要是處理不善,難免讓人凌亂感覺,但是Jan Versweyveld運用了不同物料區別空間,並且因應戲劇需要將觀眾焦點引領至於舞台各處,他形容Jan Versweyveld的舞台設計別樹一幟,給予他「另一種point of view」。

多媒體設計黃志偉(John)發現,《源泉》中有關多媒體的處理十分有趣,「Jan Versweyveld的運用不是為了賣弄噱頭,而是為了配合戲劇需要,讓多媒體成為作品內容及環境的一部份」,並讚揚Jan Versweyveld成功借助多媒體去呈現主角身為一個建築師的視點與想法,協助觀眾明白更多、理解更深。

嘉賓們都認同,舞台美學是門博大精深的學問,永遠留待破格的創作風格為它補白,因此,Edward最後也總結說:「舞台的空間不僅僅包括物質空間,還有很多探索空間;舞台的設計不僅僅是象形,還應該包括寫意。我們需要有個性的舞台創作。」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