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Home

提升作品質素 打破本地音樂劇困局

16.2.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任何藝術形式都要向前發展,香港的音樂劇亦都一樣。過去我們有過不少叫好叫座作品,面對當下的局限與挑戰,業界可以如何突破?曾參與多個音樂劇製作的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著名作曲高世章,以及剛到過美國考察當地音樂劇發展的演戲家族又有什麼分析、判斷,以及建議?

 

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團隊早前舉行了有關音樂劇發展的考察成果分享,席間眾人都同意業界應從提升作品品質、完善運作模式,以及加快發展市場等不同面向,多管齊下攜手促進本地音樂劇發展。

 

作品先行 建立音樂劇品牌

 

曾為本地多個著名音樂劇如《一屋寶貝》等擔任作曲、編曲及音樂總監的高世章認為,要持續發展本地音樂劇,作品的質素尤其重要,「我們應該花一、兩年時間專心創作一個精品,確保每個作品都經過充分準備,而不是說,對不起,因為排練不及,只能讓大家看到這樣的作品。」有足夠的時間與資源,才能發展出具影響力與認受性的音樂劇,讓作品得以傳承下去。在場業界人士、香港話劇團節目及教育主管梁子麒十分認同,「作品本身擁有生命,一個作品應該是屬於香港,不應該只局限於某一個藝團。」他舉例說《南海十三郎》、《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就是因為被多次搬演,才能成為具香港特色的劇目。

 

現場一位獨立研究人以《雪狼湖》為例,認為以明星作為招徠,可以吸引廣大觀眾的注意,或可為音樂劇發展提供一道出口。高世章曾擔任國語版《雪狼湖》的音樂總監,他認同明星效應的確有助音樂劇的發展,但並不是可持續發展的方向,「最理想的作品,是無論演員是誰都不影響觀眾的觀劇意欲,因為作品本身就是一個品牌。」主持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戲劇)劉祺豐補充說,以美國百老匯音樂劇《蜘蛛俠》為例,即使劇本、導演、作曲全屬明星級,但最後卻仍以失敗告終,「我想核心還是要回到作品的品質上。作品有水準,自然會成功傳揚開去。」

演期倉促 妨礙作品持續發展

 

然而,儘管有好作品,在香港劇場現有的運作模式底下,音樂劇發展仍要面對重重障礙,例如劇場檔期問題。香港話劇團剛剛重演的原創音樂劇《頂頭鎚》,08年首演,曾獲香港舞台劇獎4項大獎,多年來只重演了三次,每次演期亦大約只有十天。香港話劇團藝術總監陳敢權說,「我們不是沒有人才,亦很願意投資音樂劇,可是場地的檔期就只得兩個星期,即使全部滿座,我們仍是血本無歸,很令人氣餒。」

 

曾為本地多個音樂劇作品,包括為《頂頭鎚》填詞的岑偉宗用生意作比喻,「正如做生意一樣,有好的商品,也需要有店鋪銷售。但現在的問題是,這裡沒有店鋪,全部都是『散貨場』,我們只能賣『散貨場』的商品。」演期倉促,絕對是使本地難以持續出產優質音樂劇的一大要害。

陳敢權慨嘆香港演出場地檔期太短,大大窒礙本地的音樂劇創作。(《頂頭鎚》劇照,相片由香港話劇團提供。)

陳敢權慨嘆香港演出場地檔期太短,大大窒礙本地的音樂劇創作。(《頂頭鎚》劇照,相片由香港話劇團提供。)

不過,即使有較長的演期,又有足夠的觀眾數量支持香港音樂劇市場嗎?高世章認為,就算全港市民都入場支持本地音樂劇,仍不足以令行業可持續發展,所以不能單靠本地觀眾。事實上,歐美的音樂劇市場亦非常依賴遊客支持,不論是海外或是國內遊客,「我們需要一個(表演)中心,一個很顯著的地標,令每個來港旅客都覺得那是到香港的必到景點,使他們注視到這個行業」陳敢權說道。

發展音樂劇 從改變生態做起

 

在香港做劇場很難,不過高世章認為我們不應自憐,反而應多想我們該做些甚麼,例如培育下一代。

 

香港雖然擁有音樂劇人才,但為數不多,以致音樂劇難以穩定發展。陳敢權分享道,外國十分重視劇場教育,在美國幾乎每間中小學都會推行劇場教育,而且民眾亦會積極支持社區的文化團體,對自己城市的藝術引以為傲。反觀在香港,有推動劇場教育的學校卻寥寥可數,大眾對戲劇的重視程度,遠遠及不上外國。

高世章亦補充道,在美國不單社會十分尊重表演行業,從業員對自身的職業亦非常驕傲。因為這份驕傲與尊重,令行業不斷有新血湧入,使行業得以蓬勃發展。

 

除了教育之外,改變香港現有音樂劇創作模式亦非常重要。陳敢權表示,「香港缺乏(實驗)工作坊(註),但實驗工作坊其實是非常重要。我們有很多具天分的創作人可以寫出一流的作品,但整個製作其實還需要很多不同的人配合。」

 

外國著名的劇作如《戰馬》、《深夜小狗神秘習作》等,背後往往花了一年多時間進行實驗,再加上之後的預演,當真正搬上舞台時,作品已經非常成熟。在香港,因為資源不足,絕大多數創作都欠缺時間醞釀,使整個製作過程都是來去匆匆,他期望西九日後可以提供空間讓業界進行長時間實驗,甚至有時候能邀請觀眾到來分享實驗工作坊的成果、提供意見。

如《戰馬》、《深夜小狗神秘習作》等不少歐美劇場製作都透過長時間的工作坊進行實驗,這不但有助凝聚創意,更可確保作品質素,加大製作人及投資者的投資意欲。(The National Theatre production of War Horse / Photograph by Brinkhoff-Mogenburg)

如《戰馬》、《深夜小狗神秘習作》等不少歐美劇場製作都透過長時間的工作坊進行實驗,這不但有助凝聚創意,更可確保作品質素,加大製作人及投資者的投資意欲。(The National Theatre production of War Horse / Photograph by Brinkhoff-Mogenburg)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戲劇)劉祺豐總結時表示,不論是支持藝團前往海外考察,或者是連繫業界分享相關成果,西九都是希望與業界一同凝聚共識,尋找音樂劇日後發展的方向,「在香港做音樂劇,面對很多限制與挑戰,當然香港與美國的發展環境、歷史都不一樣,今次考察中得到的觀察,有助我們反思香港日後應該如何繼續下去,是一個重要起步。」

 

註:
原本用字為Workshopping,中國大陸及台灣同業譯為「實驗工坊」。常見於歐美的劇場製作(尤其音樂劇製作)過程中,一般在創作階段進行,形式與規模視乎製作而定。此過程是為了讓創作團隊預視製作雛型,以及讓潛在製作人及投資者對整個製作有粗略的概念,從而評估製作的可能性。以英國國家劇院《戰馬》為例,該劇由醞釀概念至正式演出,一共經歷了三年時間,並進行了先後三次不同性質、規模的實驗工作坊。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