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Home

尋找野口勇

22.11.2018 | art. , exhibition.

Chung Kai Yan

西九網站編輯

早前「途經北海道」,一別就4年。

4年前我還是很騰雞。最記得那個比港鐵還要差的JR北海道壞車,原本計劃好要坐通宵車回本州,結果就企在札幌站不知怎算好。最後要朋友幫忙,找到すすきの便宜的capsule酒店過一晚,然後好像走難般要一早去碼頭坐船回青森。如果同樣的事情發生在今天,我會book間酒店、浸個浴舒舒服服瞓一覺,吃完個brunch再坐飛機返東京。

4年的轉變有點超乎自己想像。這次一個人在仍舊陌生的札幌坐了半小時巴士,再行了二十分鐘,來到這個由野口勇(Isamu Noguchi)親自設計「莫埃來沼公園」(モエレ沼公園),展開一個尋找野口勇之旅。野口勇的作品形式豐富多樣,包括工業設計、陶瓷、紀念碑和公共空間的藝術裝置、景觀設計、舞台佈景設計等,對現今的公共花園和景觀雕塑有很大的影響。

可惜開始設計9個月後,野口勇不幸因病逝世,但當時他已經完成了公園模型,之後就交由野口勇財團繼續監修。這個公園改造計劃從1982年開始施工,到2005年正式對外開放,足足歷經了23個年頭。

一進入公園,率先映入眼簾就是以不可燃垃圾與廢土所堆積而成的「莫埃來山」。

一進入公園,率先映入眼簾就是以不可燃垃圾與廢土所堆積而成的「莫埃來山」。

「莫埃來沼公園」是札幌的藝術公園。可惜天氣不似預期下著雨,而且冬天的北海道下午4點就入黑了。爬上「山頂」可以360度看到札幌市景色。

「莫埃來沼公園」是札幌的藝術公園。可惜天氣不似預期下著雨,而且冬天的北海道下午4點就入黑了。爬上「山頂」可以360度看到札幌市景色。

野口勇晚年作品更着重與自然環境配合,你能想像得到「莫埃來沼公園」原本是一個「堆填區」嗎?一進入公園,率先映入眼簾就是以不可燃垃圾與廢土所堆積而成的「莫埃來山」。遠看時與其說它是一座山,不如說是一座巨型金字塔。

金字塔也是野口勇愛用的設計之一。耶魯大學的圖書館大理石庭院,便可找到野口勇用立方體、金字塔和圓環來像徵著機遇、地球和太陽的雕塑。但這只能「遠觀」,從室內的落地玻璃窗觀賞。

在耶魯Beineck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可找找到野口勇的金字塔作品。(Courtesy: Yale University)

在耶魯Beinecke Book and Manuscript Library可找找到野口勇的金字塔作品。(Courtesy: Yale University)

玻璃金字塔「HIDAMARI」。

玻璃金字塔「HIDAMARI」。

而我身後的金字塔是公園的地標──玻璃金字塔「HIDAMARI」。與耶魯的遠觀金字塔不同,這是一個大型休息空間,你可以走入塔內中庭曬太陽,感受公園的自然氣息。不過我因為心血來潮到訪,撞正了藝術館最喜歡休息的星期一,所以只好在塔外圍著行。但正因為又黑又冷沒有人,倒是給我一種meditation的感覺。下次我會選在夏天和早上到公園。比起小樽,這裡更適合我這個偽文青來這裡「hea」足一日。

「莫埃來沼公園」的官網有各種展品的詳細介紹:http://moerenumapark.jp/tw/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Courtesy: moerenumapark.jp

今年是野口勇逝世30週年,紐約和東京都有大型回顧展覽,而西九M+展亭室內外空間也舉行「對位變奏:野口勇之於傅丹」展覽。 這次除了覽展示出野口勇在將近五十年間的作品,還有另一位丹麥籍越南裔藝術家傅丹,親自精選自己2010至2018年間的作品,呈現兩位素昧平生的藝術家之間的持續對話。

日期:
2018年11月16日至2019年4月22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三至星期日以及公眾假期*
上午11時至晚上6時

*展覽於2018年12月25日、2019年1月1日及2月5至6日關閉

地點:
西九文化區 M+展亭

歡迎星期六或日前來觀展的訪客參加即日的導賞團。請於活動開始前15分鐘於M+展亭登記。詳情:https://mplus.org/tc_counterpointtour

歡迎星期六或日前來觀展的訪客參加即日的導賞團。請於活動開始前15分鐘於M+展亭登記。詳情:https://mplus.org/tc_counterpointtour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