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Home

Tim Crouch:劇場不止演戲

4.12.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觀察者」工作坊導師Tim Crouch(左)及「表演基本步」策劃、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Sean Curran(右)

「觀察者」工作坊導師Tim Crouch(左)及「表演基本步」策劃、進劇場聯合藝術總監Sean Curran(右)

英國著名劇場創作人添・高治(Tim Crouch)早前來港演出《我,馬伏里奧》(I, Malvolio),演出過後,Tim和我們談到他的創作、演出,以及他下月來港進行為期十天的「表演基本步」工作坊。

問:在《我,馬伏里奧》中,表演空間好像延伸到觀眾席中,而你在開場時已站在舞台中,你是怎樣看「表演」的界線呢?

Tim:當觀眾開始進場的一刻,表演就開始了。我認為我的作品都有一個明確的意圖:模糊「表演」的界線。在《我,馬伏里奧》中,我游走在Tim Crouch與角色之間,同時希望觀眾能夠成為劇中角色之一;因為對我而言,觀眾是表演的基本要素之一,沒有觀眾就沒有表演可言。沒有觀眾的表演者,大概就像瘋漢一樣。

我既要按照編好的劇本推進,又要嘗試引導觀眾的參與,的確殊不容易,有時候我也會迷失在即興表演中,那就得想辦法重新投入戲劇進度與角色。在演出中,我會直接呈現這種由Tim進入Malvolio的角色轉換,毫不掩飾;我會說「這是伊利里亞」(編按:《第十二夜》的一個地方),再問觀眾「這裡是哪?」,然後邀請他們回答「這是香港。」我相信觀眾有能力接受這種雙重性,正如我既是Tim,也是Malvolio。

《我,馬伏里奧》香港演出

《我,馬伏里奧》香港演出

問:你應該對劇場觀眾很感興趣吧?否則很難在短時間中找到合適互動的觀眾?

Tim:如果對人沒有興趣,我真的想不到為什麼會做劇場。創作是為了讓觀眾投入並參與其中,而非自我陶醉。創作就是藝術家將意念傳達給觀眾的過程。我常常思考,到底自己希望在觀眾心中激起什麼思緒;我視觀眾與我平等,作為表演者,不應使觀眾覺得他們是來朝拜大師或明星。我想讓他們從表演中得到自己創作的力量。

問:這個過程似乎就是表演的基本步吧?那麼「表演基本步」工作坊又會是怎樣的?

Tim:在英國,很多時候出現撥了款、建好了場地,但當營運時,卻沒資源或人讓場地變得具生命力。我們太常忘記,建築只是個載體,當中的活力才是重點,因此,當西九文化區與Sean說要舉辦「表演基本步」工作坊時,我非常認同,希望能為新的場地帶來新想法與新概念,並與香港戲劇界一同思考何謂「劇場創作者」。

Sean:我們開展這個系列,是希望海外藝術家來港時,不止是表演,更可以透過親密的工作方式啟發本地藝術家。我覺得這在香港也是非常重要,尤其是當下表演藝術工作者大多從事表演多於創作,我希望香港能培育更多「劇場創作者」。

Sean Curran希望藉著親密的工作方式啟發本地藝術家,為香港培育更多「劇場創作者」。

Sean Curran希望藉著親密的工作方式啟發本地藝術家,為香港培育更多「劇場創作者」。

Tim:對,我來並不是辦一個有關「如何演戲」的工作坊,而是一個關於「表演創作」的工作坊。參與者可以是演員、設計師、導演等,來自不同範疇更好。我也不希望參與者視我為「大師」,我希望分享我的創作方法,讓參與者進而思考自己的作品,碰撞出一些火花。我希望在場地建成前為香港帶來更多有關人與作品之間關係的思考。畢竟,沒有人的活力,建築物距離廢墟,僅是一步之遙而已。

Tim Crouch表示,劇場只是一個載體,當中的活力才是重點,希望透過工作坊與香港戲劇同業一同思考何謂「劇場創作者」。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