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Home

What Is Theatre?

5.10.2016 | theatre.
Edward Lam

Edward Lam

非常林奕華藝術總監

西九文化區與非常林奕華於 2016 年 8 月聯手推出「劇場的繼承者們」計劃,招募有意於劇場製作或藝術行政領域發展的年輕人,給本地劇場注入更多新血。21 位「準」劇場繼承者參與一連兩日的大師班,與劇場導演林奕華和幾位本地劇場人討論和發問許多創作的議題,以下是林奕華對大師班的感受。

What Is Theatre?   戲劇的工作坊(或大師班)大多由「身體」開始,我相信劇場是由行動和各種規則組成,但我更感興趣的,是創作為什麽會有源頭:如果是出於感受,感受的源頭又是什麽?我們如何體會它,明白它,表達它?或沿着這些問號追溯,我們可不可能先有了感受,卻並未知道,我(們)是誰?   8月4日(兩天工作坊的第二天),由編舞家林俊浩(Ivanhoe)主持的一節,他便鍥而不捨地要求很快以「感受」代替「看見」的學員,不能在看見任何事物之後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跳到「結果」,卻總是説不出他因為什麼而得到這個「結論」:雖有把發生的「行動action」看進眼裏,但僅止於看見,卻未曾經過觀察,思考,分析為什麼會看見,以及看見之後產生的意義。

看見,止於形成印象,印象,源於主觀,主觀,又導致更多的視而不見。不論是動作的意義,還是文本、燈光、舞台設計。   我覺得戲劇作為表達與傳意工具的一大樂趣,在於「觀看」從來是太好玩的遊戲,它有著太多規則可以辯證,例如,我常常說的「令看見以不被看見的方式,被看(不)見」。所以,我在創作時,行動(action)與行為(behavior)的設計,便成了最重要的戲劇議程(agenda)。亦因此,我常常會讓敍事方式兵分多路,例如,陷阱,又或誤導,又或繞路,代替通往羅馬的大道,目的是與觀看者玩捉迷藏。而這樣做的目的,就是,令「觀看」變成主動思考,而非被動接收(受)「餵飼」。

思考什麼?   可以是由把一個動作(態)連到第N個動作(態)看清楚,在腦海留下記錄,再譲這些點連成一條線,看看是不是某個意義已然浮出水面。林俊浩要求大家把動作唸成口訣,宛如拳譜,再問大家,這些動作,(加上其他元素如道具,戲服配合),其實在傳達什麼,和更重要的,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看見」的進階是「觀察」,然而當大家數人都用滾眼球來看事物,自然很多細微的分別,就被徹底忽略,以致「感受」成了過度詮釋,用來遮蓋「看不見」。   8月3日和4日,21位坐在這些綠椅子上的,還有坐在這張照片後的觀眾席的朋友們,還有我,走過了每日由早上十時至晚上十一時的「時光隧道」,來回穿梭於25年以還的,一個創作人如何追尋一種戲劇觀念的不同片段之中。那,不是「戲劇」的發展。是一個人在其成長中與戲劇發展出來的關係,反映著他的整體人生走向:如何看。   所以,那两天,照片中這個空間,空氣中回蕩不斷的一句話語是:「你,看見什麼?」。   註:兩天工作坊的六個環節之中,除了第一節「時間是什麼」,最後一節「自我是什麼」,和林俊浩的「動作是什麼」,還有陳焯華的「燈光是什麼」,黄逸君的「空間是什麼」,黄詠詩的「敘事體是什麼」。原本未因颱風取消的三節内容為陳寶愉的「製作是什麼」,鍾澤明的「聲音是什麼」和陳米記的「平面設計是什麼」。   This content is only available in Chinese.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