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佳偶天成》

28.7.2017 | chinese opera.
秋盈

秋盈

粤剧《佳偶天成》为内地著名编剧秦中英(1925-2015)的喜剧作品,1994年2月10日由「福升粤剧团」首演。 2017年2月,「粤剧西九新星展」曾以此剧与观众共贺新岁,赢得一致好评。

新星阮德文饰演王子美

新星阮德文饰演王子美

《佳偶天成》共分七场,剧情紧凑,结构严谨。故事讲述王知府有意撮合独子王光卿与侯爷千金李月娇的婚事,但深知儿子其貌不扬,于是请家道中落的姪儿王子美顶包相亲。王子美为筹措上京应考的盘缠,无奈答应。另一边厢,李月娇亦自知长相欠佳,于是找来貌若天仙的表妹张玉凤冒充自己。谁知一场花园邂逅,王子美与张玉凤一见钟情。侯爷非常满意「未来女婿」才貌双全,不惜软禁他来迫婚。王光卿闻讯赶至,与李月娇碰个正着,得悉真相。两人竟然互相嫌弃,甚至合谋实行移花接木之计,希望各自骗得意中人入怀……此剧内容轻松惹笑,连番冯京作马凉的桥段,教人想起《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风筝误》、《花田错》等古典小说和戏曲。

新星李沛妍饰演张玉凤

新星李沛妍饰演张玉凤

此剧表演手法较活泼,加入了少许西洋音乐和舞蹈的元素;演员部分身段和动作幅度也稍为夸大,以加强喜剧气氛。

俗语说:「相由心生」,似乎是将容貌的美丑,与内心的善恶画上等号。其实我们都知道「以貌取人」有失偏颇,是不对的;但理智上明白是一件事,主观感受又是另一回事。毕竟,爱美是人的天性,见到漂亮的人和事,自然心情愉悦;相反,遇上不怎么好看的,总会心生厌恶。人既有七情六欲,要打破先入为主的不良印象,自然需要更多的努力。大概因为这样,文学家才会创作《丑小鸭》、《钟楼驼侠》、《美女与野兽》等故事,传媒亦不厌其烦地重复报道「某善长貌不扬心不丑」、「衣衫褴褛者原是隐形富豪」之类的花边新闻。

新星谭颖伦饰演王光卿

新星谭颖伦饰演王光卿

有趣的是,《佳偶天成》似乎反其道而行,印证了「相由心生」的说法。在讲究众生平等的今天,可能会令人觉得略带歧视之嫌,但相信编剧并无此意,我们也不妨换个角度来理解。仔细推敲「相由心生」四字的本意,应是指一个人相貌的美与丑,取决于他内心的善与恶。只要内心善良,相貌自然娟好;如果心生恶念,容貌也会随之变差。换句话说:心肠是因,容貌是果。但不知为什么,如今这四字常被误解为「既然某人貌丑,所以他的心肠一定不好」,倒果为因,跟本意完全相反。

新星琼花女饰演李月娇

新星琼花女饰演李月娇

再来细读《佳偶天成》的剧本,不难发现编剧多费笔墨,将男女主角四人的言行和性格构成强烈对比,逗乐观众之余,也引导他们思考容貌与心肠的关系。例如王光卿贵为知府之子,名副其实「以貌取人」,见媒婆长得不错,竟也调戏不误。王子美深知冒名相亲等于诈骗,毁掉对方终生幸福,本想一口拒绝:「就算是瞒天过海,深防德行损亏。生平真义待人,不会虚劳作伪。」李月娇一心只想跟「风流英秀」的王子美成亲,完全没想到把表妹推给王光卿有什么问题。张玉凤得知王子美被软禁,不顾安危马上设法营救;明知他可能心生嫌隙,也不想欺瞒心许之人,决意表明身分。看到最后,观众应该会明白编剧的题旨所在:主角的性格,才是决定他们际遇和姻缘的主要因素。戏文取笑和讽刺的对象不是容貌,而是自私、凉薄等人性的缺点。

新星曾素心饰演美珠

新星曾素心饰演美珠

延伸阅读:错有错着结良缘

《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出自明代冯梦龙(1574-1646)编撰的短篇小说集《醒世恒言》卷八。话说刘家与孙家各有一双儿女,刘家儿子名璞,自幼与孙家的女儿珠宜定了亲。刘家女儿惠娘,许予裴政;孙家儿子玉郎,则另聘徐文哥为妻。谁知刘璞得了重病,父母安排他迎娶珠宜冲喜;孙家不愿意,暗遣儿子玉郎男扮女装代妹出嫁。因刘璞仍卧病,刘家只好让惠娘陪「嫂嫂」就寝,谁料两人一见钟情,私订终身。后来刘璞病情好转,孙家也想换回儿子,孙玉郎却与刘惠娘难舍难离,随即东窗事发。消息传到裴家,裴父盛怒之下告上衙门。乔太守召来众人问明原委后,判孙玉郎与刘惠娘结为夫妻,又将徐文哥改配裴政。

《风筝误》是明末清初李渔(1610-1680)的传奇作品,为「笠翁十种曲」之一。至今昆剧仍有演出部分折子,又曾改编为京剧《凤还巢》。话说詹烈侯育有两女,长女爱娟,性格泼辣而貌丑;幼女淑娟,生性温柔而貌美。某日,詹淑娟在园中拾到一只风筝,上有书生韩琦仲的题诗,心有所感,提笔和诗一首。风筝的主人戚友先派人取回风筝,自幼寄居戚家的韩琦仲看到詹淑娟的和诗,不禁大喜若狂,又在风筝上题诗,然后再放风筝,希望成就良缘。谁料这次拾到风筝的是詹爱娟,她误以为题诗者是戚友先,于是托人相约对方于月夜相会。韩琦仲冒充而至,却被詹爱娟的模样吓跑。后来詹爱娟奉父母之命嫁予戚友先。新婚之夜,詹爱娟竟以为新郎是冒牌货。戚友先看见妻子的容貌,同样大发雷霆,但又无可奈何。未几韩琦仲高中回来,如愿迎娶詹淑娟。

京剧《花田错》取材自《水浒传》第五回〈小霸王醉卧销金帐,花和尚大闹桃花村〉,由名旦荀慧生根据传统剧本整理及改编。唐涤生也曾改编为粤剧《花田八喜》,为「仙凤鸣剧团」第三届(1957年1月)演出剧目之一。 1962年又有国语电影《花田错》,由乐蒂、张仲文等主演。话说桃花村富户刘德明之女刘玉燕,于花田盛会邂逅卖画书生卞玑,两人一见倾心。丫鬟春兰禀明老爷,刘德明遂命人请卞玑前来说亲,却请错了小霸王周通。周通声言须于三日内成亲,于是春兰教卞玑男扮女装,到刘家私会刘玉燕。此时周通派人抢亲,竟将卞玑抢去。其后,周通因涉嫌抢劫生辰纲而被捕。其妹周玉楼察觉卞玑乃乔装改扮,问明原委后放走了他,并资助他上京应试。刘德明以为爱女被抢,派人到周家抢人,谁知抢来的却是周玉楼。为免节外生枝,春兰遂教周玉楼女扮男装,与刘玉燕成婚,并让周玉楼住在刘府。周通获释后,威胁当晚再来抢亲。鲁智深闻讯大怒,假扮新娘,躲在帐中,待周通来到时把他痛打一顿。周通落荒而逃,鲁智深穷追不舍,途中遇上李忠,合力把周通制服,迫他向刘德明陪罪。此时卞玑亦高中回来,与刘玉燕终成眷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