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安提‧汉普顿: 《另一个人》﹝香港篇﹞参加者回应

30.3.2016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另一个人》设有多个部份。观众将于“非剧场”的空间,经歷一次集诚意、自白与幽默感的体验、与都市里陌生人接触,并展开交流。《另一个人》的体验从一个四十五分钟的声音导航开始, 并于首部份的一、两天后延续,甚至未来的某一天继续发生。在过程中,皱皱的纸张、像真度极高的双声度环境声音与及香港最巨大的文字显示等不同媒介,激发我们对社会的想像,静静地引领改变。

 

我们的表演艺术团队访问了多位参加者,请他们分享参加后的感受。

Hei:「我们太过习惯剧场的时间限制,要在两小时内完成故事的起承转合,这次的《另一个人》(香港篇)不但没有故事情节,还把剧场时间打碎,变成我们真实的生活时间,当中产生的意义来得更加深刻。」

Hei:「我们太过习惯剧场的时间限制,要在两小时内完成故事的起承转合,这次的《另一个人》(香港篇)不但没有故事情节,还把剧场时间打碎,变成我们真实的生活时间,当中产生的意义来得更加深刻。」

Kit:「(作品)提到有关恐怖分子、有关回教那些事情,可能正是无知及误解把我们区分了,不去接触某一些人;好像路过中环,可能见到一个西装上班族,我觉得和他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不去接触,但我现在也会尝试。因为好像这种艺术可以扩散这个概念(促进人际交流),令到这个地方出现改变,由今日下午在西九开始,大家都会增加沟通。」

Kit:「(作品)提到有关恐怖分子、有关回教那些事情,可能正是无知及误解把我们区分了,不去接触某一些人;好像路过中环,可能见到一个西装上班族,我觉得和他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不去接触,但我现在也会尝试。因为好像这种艺术可以扩散这个概念(促进人际交流),令到这个地方出现改变,由今日下午在西九开始,大家都会增加沟通。」

Jacqueline:「作品勾起了我们对人与人沟通的联想,我们何时会与陌生人开接接触?可能都要视乎环境这个因素。有时身处旧区,例如我在西环上班,吃饭期间旁边婆婆可能就会主动搭讪,但你试试想像,当你来到闹市商场,如果继续和人搭讪,就会让人感觉较『骑呢』,相反当你身处一间旧区茶餐厅,大家都已习以为常,但是这种空间,在香港已经愈来愈少。」

Jacqueline:「作品勾起了我们对人与人沟通的联想,我们何时会与陌生人开接接触?可能都要视乎环境这个因素。有时身处旧区,例如我在西环上班,吃饭期间旁边婆婆可能就会主动搭讪,但你试试想像,当你来到闹市商场,如果继续和人搭讪,就会让人感觉较『骑呢』,相反当你身处一间旧区茶餐厅,大家都已习以为常,但是这种空间,在香港已经愈来愈少。」

刘先生:「平日面对面见到其他人,就算大家无事可做,都未必有机会去聊天,相反这个作品打破了这个常态,例如刚才有段录音,都叫我们反思一下,会否再有机会可以将这种互动带到剧场之外,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不过现在我不会排除这个可能。 」

刘先生:「平日面对面见到其他人,就算大家无事可做,都未必有机会去聊天,相反这个作品打破了这个常态,例如刚才有段录音,都叫我们反思一下,会否再有机会可以将这种互动带到剧场之外,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不过现在我不会排除这个可能。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