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邓树荣 x 白光剧社 由《安提戈涅》谈到中国当代剧场前路

27.10.2016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独立剧团的路愈难行,愈不能孤军上阵。与北京白光剧社合作《安提戈涅》后,让邓树荣体会凝聚各地力量的重要,「只从媒体等第三者输出的概念,去推敲异地或他者的处境,无助了解真实世界;我珍惜亲身到内地观摩,以及白光全团来港演出的第一身交流,这让我们深入两地的剧场生态、创作困局及演出情况。」   他忆述,北漂自由身演员的专业深深打动了他,「他们几乎不缺席排练,对演出高度投入,启发我未来栽培香港年轻演员时,会份外留意持续学习心态及群体性;当我目睹内地各种教育推广,像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扶青计划等栽培的文艺青年,也明白要令剧场发展成创意工业,必须提升观众的美感教育,诸如此类的观察,均是好的提醒。」   白光剧社出品人韩江亦同意,促进交流有助开拓剧场未来,「中国戏剧纵然有良好的戏曲传统及演出者,可是百年来尚未在国际建立明确地位,近三十多年,只属世界戏剧里的一个侧影,即使近年业内人士可以大量出国观剧,各大城市也能看到全球最好的戏剧演出,但我们的文学修养,美学高度,都不足以谈到面对世界能够有什么机遇与挑战。」   他表示,正正是针对基本美学的问题,白光成员当初才会想到每年拿几十万元做创作,以求打破现有的表演和戏剧模式,而跟邓树荣的合作,更是一次跨地域的实验,「我与邓导认识近十年,以艺术家的共识,相信他可以给演员和剧社带来好经验;戏剧是综合语言与肢体的艺术,尤其邓导的作品,在观念上、意识上、美学上,是完全宽容的,这让我们找到共同的创作语言。」   韩江认为,内地与香港拥有共同的美学根基及语言逻辑,足以令两地戏剧长此发展下去;今次完成《安提戈涅》之后,他期望两地人员继续互补长短、共同成长、走向国际,「先天优势必须是我们的传统艺术及文化根基。国际是什么?西方的各种流派与体系就是国际吗?也未必,世界上完全不可缺失的,就是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和整个亚洲的影响。」

《安提戈涅》演员张铭益昔日在英国艾克斯特大学修读戏剧系,其后回国参与白光剧社,今次更有机会与邓树荣的合作,她肯定文化交流确实有益于表演者的成长,「难忘外国剧场对于经典的重视,不仅是莎士比亚,许多经典都会被反覆地以各种形式和样式排演,并发展出不同的新角度,让人大呼『过瘾』,难得白光同样专注经典,让我也能学习挖掘经典对于现实生活的意义。」   至于邓树荣一直专注发展的形体剧场及「前语言」训练,张铭益认为对本身已有舞蹈基础的她,提供了进一步了解身体与表达的机会,进而追寻达至身心合一的演出。   「作为年轻的表演者,我期望看到国内外更多不同文化及训练背景的艺术家们合作,一起丰富中国戏剧的内容,放开自己的能量去创作,与观众开拓更辽阔的剧场世界」,张铭益总结。

日期 04.11.2016 至 06.11.2016   時間 16:45 – 18:15   安提戈涅 – 網上直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