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真」与「暧昧」 ── 林奕华看Jan Versweyveld舞台美学

13.7.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一套引人入胜的舞台剧,总离不开意象丰富的舞台设计。

为了更深入探讨舞台美学(Scenography)这命题,西九文化区联同著名舞台剧导演林奕华(Edward)举办名为「什么是舞台:空间会说话」(What Is Stage: Dynamics of Seeing)系列,未来三年,透过一连串讲座、公开放映及工作坊,带领参与者漫游欧洲舞台,从中想像香港剧场的未来。

2017年6月2日,公众在香港演艺学院实验剧场迎来首场讲座,Edward以分享荷兰阿姆斯特丹剧团设计及摄影总监恩.瓦斯维费尔德(Jan Versweyveld)的美学理念为开端:「我今天分享关于欧洲舞台美学的片段,有一共通点,就是他们都很真。」Edward说,舞台剧应该是一种「赤裸裸的艺术」,但是过去看过不少作品,过程往往让他如坐针毡,皆因它们「不够真」。

「可是对很多人而言,明明所有道具都是真的,连在舞台上吃的每粒饭都是真,为何它仍被认为说谎呢?」为了解释这论调,他拿了2010年和2014年两个版本的《桥下禁色》(A View from the Bridge)作出比较。

2010年的《桥下禁色》由乔治.穆舍(Gregory Mosher)执导,舞台上所有的道具都考究非常,设计一丝不苟,「大家仔细看,台上有个收音机,清楚讲出了一件事-作品的年代」,但他未能全然投入,总是觉得自己与戏剧之间仍然存在隔阂,「舞台笼罩着怀旧的成份,故此故事里的悲哀,你也觉得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因为年代离你太远。你是受保护的。 」

相形之下,由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执导、Jan Versweyveld负责舞台设计,在2014年上演的《桥下禁色》,白色舞台空空如也,文本中提及的布景摆设一件都没有,却不损害观众的接收,「但这意味着保护你的东西被拿走了,你融入了故事,故事可以是说你自己」,Edward认为,这种处理则与观众贴近得多。

《桥下禁色》剧照Toneelgroep Amsterdam © Jan Versweyveld

《桥下禁色》剧照Toneelgroep Amsterdam © Jan Versweyveld

他随后亦强调,每位观众理应获得他们与舞台之间独一无二的联系,当中关键则是观众自身的想像,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舞台作品,不仅要「真」,还要含有一种「暧昧」 :「我们习惯从舞台设计中得到一个『成品』,而这成品最好和我们构想的距离不远,比如,剧本说有一间餐厅、有一个巴士站,我们就按剧本去做,大家只会在成本、仿真度等方面沟通。倘若如此,舞台将失去很多想像空间,失去个性,失去流动;暧昧恰恰是一种流动。」

Edward再以Jan Versweyveld负责舞台设计的《桥下禁色》来说明其论点,指出演员毋须依赖道具完成演出,连杀人都不用刀,一切都还原到最根本的元素-情感和互动,在暧昧的空间中,观众运用想像还原整场凶案,当中体会到的张力,无刀更胜有刀。

林奕华与参加者大谈舞台美学 (Scenography) 。

林奕华与参加者大谈舞台美学 (Scenography) 。

不仅观众需要想像,创作人也要对事物敏感,懂得于暧昧的空间中游走。 Edward补充道,如Jan Versweyveld在《桥下禁色》里的舞台设计,表面看似简约,只用玻璃包围舞台四周,「可他观察十分入微,明了玻璃拥有多重性格,即可代表冰冷,又能象征危险,并同时产生透视」,因此,玻璃的应用在舞台上发挥得淋漓尽致,让作品无形中增添一种不寒而栗的氛围。

朴素的舞台设计,固然能让观众从中投射更多想像;惟与此同时,观众也很容易失去焦点,错过创作者想呈现的东西。那么,Jan Versweyveld如何透过舞台美学去解决这问题?在舞台、道具、灯光、声音、服装,以至多媒体等各项设计上,舞台美学家(Scenographer)又如何创造一个促进情感交流、配合戏剧情境的空间?

讲座尾声,Edward挑选了另一套Ivo van Hove和Jan Versweyveld携手合作的剧作《源泉》(The Fountainhead),并邀请五位来自不同舞台专业的设计师,从舞台、灯光、声音及多媒体等环节公享他们的看法。

灯光设计陈焯华(Billy)指出,《源泉》中不少的场景都只得三张桌子,但是巧妙的舞台灯光轻易地呈现出不同的演出区域,观众很容易就能区分出来,不会产生混乱,同时光线会在特定时间引导观众焦点,确保他们能够接收创作人希望传递的讯息,这就是掌控灯光的功力。

来自不同舞台专业的嘉宾分享他们对Jan Versweyveld作品《泉源》(The Fountainhead) 的看法。

来自不同舞台专业的嘉宾分享他们对Jan Versweyveld作品《泉源》(The Fountainhead) 的看法。

舞台设计黄逸君(Jonathan)提到,《源泉》的舞台元素十分丰富,开场时,一方面台上已经放满很多东西,另一方面演员亦已开始活动,要是处理不善,难免让人凌乱感觉,但是Jan Versweyveld运用了不同物料区别空间,并且因应戏剧需要将观众焦点引领至于舞台各处,他形容Jan Versweyveld的舞台设计别树一帜,给予他「另一种point of view」。

多媒体设计黄志伟(John)发现,《源泉》中有关多媒体的处理十分有趣,「Jan Versweyveld的运用不是为了卖弄噱头,而是为了配合戏剧需要,让多媒体成为作品内容及环境的一部份」,并赞扬Jan Versweyveld成功借助多媒体去呈现主角身为一个建筑师的视点与想法,协助观众明白更多、理解更深。

嘉宾们都认同,舞台美学是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永远留待破格的创作风格为它补白,因此,Edward最后也总结说:「舞台的空间不仅仅包括物质空间,还有很多探索空间;舞台的设计不仅仅是象形,还应该包括写意。我们需要有个性的舞台创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