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夢斷香銷四十年》

21.7.2017 | chinese opera.
Sam Yiu

Sam Yiu

表演藝術高級編輯

文:秋盈

粵劇《夢斷香銷四十年》乃內地著名編劇陳冠卿(1920-2003)的作品,1984年由名伶羅家寶(1930-2016)、白雪紅等在廣州首演。此劇亦曾於香港、美國等地演出,深受觀眾歡迎,三十多年來搬演不輟,現已成為經典劇目。

《夢斷香銷四十年》敷演南宋詩人陸游與唐琬的悲歡離合。劇名正出自陸游七言絕句《沈園》二首之一:「夢斷香銷四十年,沈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吊遺蹤一泫然。」歷代文學評論者皆認為此詩乃陸游晚年重遊沈園,撫今追昔、觸景傷情而作。

Actor Chan Chak Lui as poet Lu You

Actor Chan Chak Lui as poet Lu You

全劇共分六場,情節緊湊,唱段豐富,不但將陸游與唐琬生死不渝的感情刻劃得淋漓盡致,兩位配角趙士程及王春娥不問回報,默默守護所愛之人的深情,同樣纏綿動人。其中〈殘夜泣箋〉、〈再進沈園〉等折子,更是膾炙人口。

〈殘夜泣箋〉是唐琬抱病抒懷,飲恨而終的場景,唱段繁重,感情層次豐富而細膩。表演上講究聲情並茂,讓觀眾一掬同情之淚。陸游續娶之妻王春娥探望唐琬,兩人相見時,除了尷尬、傷感、苦澀之外,還有幾分同病相憐的親厚,又是一番令人唏噓的光景。最後趙士程讀到唐琬親筆的〈釵頭鳳〉,那份難以言傳的錐心之痛,無可挽回的終身之恨,同樣賺人熱淚。

Rising Star Juliana Kwan as Tang Wan

Rising Star Juliana Kwan as Tang Wan

〈再進沈園〉則是參照上述陸游《沈園〉二詩的創作背景,講述四十年後,鬚眉俱白的陸游重遊沈園,睹物思人,無限感慨。據說〈再進沈園〉原是編劇陳冠卿為羅家寶編撰的演唱曲目,由於羅氏以其始創的「蝦腔」唱來動人心弦,大受歡迎,後來陳氏將之擴寫為長劇,並以此曲為壓軸。事實上,飾演陸游的文武生從陸游的青年演到暮年,無論在造型、唱腔或身段等方面,均須仔細揣摩,以符合人物不同年代的身份和處境,絕對是演技的重大考驗。

此外,第二場〈怨笛雙吹〉亦相當可觀。劇情講述陸游與唐琬仳離後,各自婚娶,舞台上就以平行時空的「雙洞房」布置, 讓觀眾真切地感受勞燕分飛、同床異夢的淒涼與無奈。

Rising Star Lao Yu Fung as Zhao Shicheng

Rising Star Lao Yu Fung as Zhao Shicheng

特別值得觀眾注意的是,這次演出乃是足本六場,包括現已較少機會搬上舞台的〈劍閣悲歌〉。這場緊接〈沈園題壁〉,講述陸游得到曾於采石磯大敗金兵的丞相虞允文推薦,遠赴四川,加入王炎麾下,準備北伐。誰料宋金和議驟成,皇帝下旨召還眾人,連虞允文也被降職。陸游躍馬橫戈、收復中原的夢想終成泡影。這一場雖不常演,卻是刻劃陸游胸懷壯志、文武雙全的重要段落。若缺少了這一段,劇中陸游的形象其實跟一般多情書生沒甚麼分別,而結局時那一段慷慨激昂的告白:「願明朝北定中原平四海,當向泉台告捷慰妹哀」,也會因為鋪墊不足而略顯突兀了。

Rising Star Man Lai Ha as Wang Chun O

Rising Star Man Lai Ha as Wang Chun O

綜觀《夢斷香銷四十年》最成功之處,就是把人生種種無奈和挫折描寫得入木三分──陸游滿腹經綸,偏偏礙於時局,終生壯志難酬。他與唐琬真心相愛,卻無法廝守到老。趙士程與王春娥用情之專,不輸陸游與唐琬,也始終得不到對方的真心。他們四人,誰也不是壞蛋,可惜天妒多情,讓他們經歷如此刻骨銘心的折磨。古希臘哲學家阿里士多德曾說:悲劇具有淨化心靈的作用,並加深觀眾對天道、人間的認知。同樣,《夢斷香銷四十年》讓觀眾與劇中人同悲共喜,細味人生的酸甜苦辣。

陸游小傳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著名文學家,《宋史》有傳。自幼聰穎,十二歲能詩、文,又曾學劍,鑽研兵法。長大後應試臨安(今浙江杭州),本來名列前茅,因名次在秦檜孫兒秦塤之上而遭黜落;直至秦檜死後,才擔任福州寧德縣主簿。孝宗(1127-1194,1162-1189在位)即位後,獲賜進士出身,其時陸游已年近四十。

陸游生於徽宗、欽宗被金人擄去的「靖康之難」前夕,一直主張北伐,光復宋土。但在秦檜專政、宋廷對金人和戰立場搖擺等政治情勢下,始終無法盡展抱負。陸游曾任地方長官、軍政參謀及國史修撰等職位,自光宗紹熙三年(1192)退休後屏居鄉間,至寧宗嘉定二年(1210)逝世,享年八十五歲。臨終寫下〈示兒〉詩,傳誦千古:「死去元知萬事空[1],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足見陸游恢復河山之心,至死不渝。

陸游一生創作不懈,賦詩一萬多首,兼具豪邁、清逸之風;經他親自刪定後尚存九千三百餘首,為南宋詩人之冠。他亦擅長填詞及撰文,並著有《南唐書》、《老學庵筆記》等不同體裁的作品。

〈釵頭鳳〉的傳說

兩闋〈釵頭鳳〉,千古傷心人。

相傳陸游與唐琬伉儷情深,又是中表之親,可惜唐琬不容於陸母,兩人被迫離異。唐琬改適宋朝宗室趙士程,陸游亦另娶王氏。某 日春遊,陸游與唐琬相遇於沈園,感慨萬端,於園壁題寫一闋〈釵頭鳳〉。唐氏讀後,傷心欲絕,未幾病逝,也遺下一闋〈釵頭鳳〉,其中「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數語,與陸游原作「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互相呼應,纏綿悱惻,催人淚下。

這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千古同悲,更成為戲曲的熱門題材。除粵劇外,京劇、越劇等均有改編。

也許有人會問:歷來不少民間傳說附會歷史人物,陸游既是真有其人,這個故事又是否屬實呢?翻查宋代文獻,倒似是有點根據的。此事初見於南宋劉克莊(1187-1269)《後村詩話》卷二。劉克莊明言這故事是陸游的學生曾黯告訴他的,並說陸游與首任妻子感情融洽,父母恐怕他荒疏學業,因而「數譴婦。放翁不敢逆尊者意,與婦訣。」但劉克莊沒有指出陸游髮妻和她改嫁後丈夫的姓名,只稱「某氏」、「某官」;「某官」下緊接「與陸氏有中外」,似乎是指那男子與陸游為表兄弟。宋末元初周密(1232-1298)《齊東野語》卷一的記載則詳細得多,明言陸游初娶唐閎之女,「於其母夫人為姑姪」,其後唐氏改嫁「同郡宗子士程」云云。據學者考證,唐閎與陸母娘家原來籍貫不同,並非同一家族,所以周密把唐氏說成陸游的表親,其實是張冠李戴;劉克莊的記載雖云簡略,反而更可信。不管陸游的表親是唐琬也好、趙士程也好,仍無損這個故事迴腸蕩氣的吸引力。

[1] 「元」即「原本」之意,通「原」。

作者简介

秋盈,土生土长,哀乐中年。自幼酷爱古文,嗜读诸史、老庄,亦好诗词、小说、传奇杂剧。少年初识红氍况味,眼界大开;转瞬近三十年,始终不能自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