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自由约:无拘束,有意思

19.11.2016
邓小桦

邓小桦

香港文學館總策展人

西九文化区的「自由约」(Freespace Happening)今年再度举办,由九月至三月每个月的第二个週末,于西九苗圃公园举行。愈来愈多由其它团体筹办的户外大型活动在西九举行,而自由约累积了一届的经验,这次在策划上再添增润,继续开拓「自由约」的各种可能性。这一届「自由约」的合作伙伴,包括彰显青年向度的协青社,举办亲子巿集的ohmykids,及致力推广文学阅读的香港文学馆。

 

「自由约」是蓝天白云,草地休閒,海边清风,音乐巿集,閒散漂书,亲子活动,狗狗天堂。经过数年经营,这些印象在公众心目中早已建立。而户外的文学活动,在城中却不算多见;“自由约”里有文学,乃可以双向发掘文学与「自由约」的可能性。

文学传递自由的讯息

 

文学能在西九户外呈现怎样的面貌?文学馆的活动策划倾向轻鬆、配合西九的特有条件,九月进行的「文学风筝」製作坊,教导参加者製作风筝,并在上面写上诗句。在西九放风筝真是天然地利,而看见人们扯着自己手造的风筝跑动,试图让它们飞起来,那景色好像让人看到了生活中微小的希望。走过ohmykids的纸飞机比赛,家长孩子一起掷纸飞机斗远,而纸飞机上也写着诗句。人的遊戏,不知不觉中,让我们构成了希望的风景。

为什么要写上诗句?因为文学着重于表达。文学有内容,有讯息,这是它很重要的特性。「自由约」希望文学承载的内容,可以丰富「自由约」本身,是以今届特设“每月一诗”,邀请本土诗人为之创作,而诗作其实配合着“自由约”的每月主题。是的,在表面轻鬆玩笑的「自由约」中,竟然是有主题的!而且主题还是关于“香港人的身份如何建立”这样看来深奥的讯息,它静静地在音乐及文学及亲子巿集的策划中渗出,不高调,有心意。

 

九月诗作是曹疏影的《夜火》,书写香港作为移民社会的“离散”:“她独自走过一百道河流/来到你面前”。十月诗作是池荒悬的《币》,「如果许愿井堵塞/蛙会找到出口」,以隐喻写新身份的寻找;十一月将有罗贵祥写人们在新的土地上慢慢建立成就,十二月则是游静写建立认同时新旧元素的碰撞。读者可按此参看诗集及解读。即使来「自由约」的人们不是全部都留意到这些优秀的诗作,但它们却寄托着“自由约”的愿景:希望西九文化区里面能够盛载香港人的故事,一个包容而复杂的空间,才有真正的自由。

策划是关键

 

文学馆希望尝试将文学户外化,并与空间和人互动,十月已经进行文学野外定向“找到诗”(Poems GO!)活动,十一月更有遊戏“文学大电视”,希望藉经典遊戏,传递文学知识。同时,诗歌也会更大规模地进入,推动本土的创作。

大型的休閒活动,除了开出空间放任自由外,重要的还有策划理念,端看策划一方有没有信念提供有质素的内容和讯息。比如漂书和巿集,现在不少地方都有举办,但书籍的水平、货品的取向则参差不齐。ohmykids的亲子巿集是让小朋友做摊主,传达一种「信任小朋友」的态度。如果你跟巿集的摊主谈谈,也许会知道很多背后的故事和理念。像有一户「姜宝仔」,全部肥皂、清洁剂、精油等等都以姜为主题,而且非常便宜,摊主看来完全没有在想赚钱的事,只是对姜抱持狂热。

 

「自由约」气氛懒洋洋,策划方却绝不能懒散,西九对于新事物有着热情和爱护,也敏感于新事物之涌现,这是「自由约」保持活力的关键。音乐是“自由约”的灵魂,策展人龚志成依着每月的主题(是,就是诗作那些复杂的主题!)策划音乐项目内容,表演者从来是国籍多元,风格各异,横跨各个年龄层。观众们各取所需,策展人静静展露手腕。

关于自由这回事

 

「自由约」源自2013及2014年举办的两届「自由野」,当时是一年一度十二月一个週末的大型节庆,主要探索各式表演艺术,由音乐、戏剧、舞蹈,以至新媒体艺术、街舞、跑酷、社区艺术等,也包括静态的文学,还曾邀请海外的策展人与本地策展人一起参与。这种不断溢出原有界限的创新意识,以及希望“尽用”西九海滨空间的尝试,背后有着由2006年城中保育运动及公共空间运动的延伸影响。

 

那些年,当西九作为一个超大型规划蓝图而进入公共视野,受到来自文艺界和巿民的问题,其中就包括:「如何让西九这块美丽土地可以被公众共享?」「西九的方向与呈现面貌,与一般士绅化(gentrificaton)的商场区域有何差异?」、「西九会像香港的其他公园那样充满禁令吗?」,后来就有了「自由野」/「自由跃」/「自由约」,在文艺界与城巿研究者的共同交接点上,「“free」这个字,指向一切的回答。所谓公共空间(public space),其最简单的定义就免费(free),且可让公众自由(free)进入。

 

从文学的角度看,公共是一种沟通的意向、关怀的分享;它同时是共处于当时此地的同命感与互相理解。公共时常不涉实际利益的维度,它有时是一种无用的自由:文学艺术,就如西九岸边的海风与草地,都是供巿民享用的。而「自由约」的「草原图书阁」设有嘉宾分享环节,分享终归是生命的分享。

经歷数年,保育运动的理念现已十分入屋;而西九的公共空间愿景,则发展为一种休閒无事的印象:蓝天白云,草地休閒,海边清风,音乐巿集,閒散漂书,亲子活动,狗狗天堂。来到“自由约”的巿民,很多习惯带备坐蓆及野餐盒。这种閒散懒洋洋和自由的关係,我们不应小看。着名作家及思想家,发表“七七宪章”的捷克总统哈维尔,在因反抗独裁政府而入狱期间,视冲泡伯爵茶(Earl Grey)为最大的幸福,「自由的一种实质象征」。因为那是他唯一可以自主安排的饮食时间,在自己为自己做的选择中,领略到自由的意涵。“也唯有当我在冲泡它时,才仍能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如同过去一样,有能力照顾自己。」想想,如果人们的工作繁忙到连约会朋友一同野餐都做不到,真是无异于牢狱生活啊。

 

文学家哈维尔说出了自由的真义;自由里面,文学不缺席。在閒散里,在空间里,在遊戏里,在野餐里,有着自由的实质象征,让我们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