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制作人谈:「自由约」背后

1.12.2016
Sam Yiu

Sam Yiu

表演藝術高級編輯

西九是一个庞大建制,纵使这数年筹划了不少艺术节目,仍被备受争议。某些论述和质疑自然有其根据,但就像一个铜币总有两面,翻转细看,硬件里的人其实也有血有肉,对文化艺术怀有理想和信心。罗慧欣 (Michelle Rocha) 是西九文化区表演艺术部门的制作人, 由「自由野」到「自由约」,通过大型户外活动的统筹为大家带来不同的艺术体验。从2012年起,她与同事一起不断在西九的框框里测试,实践公共空间艺术的可能性,有教训,也得到不少礼物。今年的「自由约」,主题是旅程── 离散、寻找、再出发。艺术本来就一种是探索,即便在某些前设下,艺术的力量也应得到辩证的机会。

「自由野」到「自由约」

 

「自由约」、Clockenflap,今年刚过去还有wow and flutter,爱好文化艺术的香港人渐渐习惯参与大型户外艺术节的气氛,后两者都是一年一次的音乐节,唯有「自由约」定期趁夏季完结后连续每月举办。在草地上野餐、听音乐、逛市集,这些以前只能向往的事,都在西九里随手可得。西九一直在变,从硬件到软件,以节目的实践为未来确立发展方向,「自由野」从2015年演变成现在的「自由约」,于未来可能又再转化,空间随着观众、策划的制作团队及环境,不断产生化学作用,目标仍然是培育观众, Michelle说:「以前可能是建立他们对不同艺术形式的认知,现在是对不同艺术形式的追求,希望他们会追求新的东西,前来时有某种期待。」

场地是西九最大的资源,有了载体,事情可以有机地生长和发生,Michelle认为:「定期举办的好处是可与合作伙伴一起发展计划,累积户外节目的经验,一起成长。」她形容Freespace的个性,「虽然拥有庞大背景,不过她就像家族中最年轻的成员,贪玩的『o靓妹』,所有东西都可以混杂在一起。如把戏曲或严肃文学放在这里,它呈现的方法必定与在戏曲中心或中央图书馆看到的不一样,观众来到「自由空间」,可了解艺术形式的多变和可能性,这亦是『自由约』的目标。 」

 

离散‧再出发

 

对比往年,今年的『自由约』叙事更具脉络,紧扣横跨半年的活动,「上年的主题每月不同,如某个月是『执嘢』,某月是『宠物』,某月是某种艺术形式等。那次的测试反馈,观众会受活动内容带动,如将某月以亲子为噱头,来的全是小朋友。这奠定了接下来的『自由约』,除了表演艺术,每一次都要有小朋友、宠物、文学等元素。」

不再以参与族群为题,今年Michelle想说宏大的故事,她记得有位前辈Farooq Chaudhry曾勉励她:「在西九工作就像是建构着亚洲最大的故事平台。」她反思剧场、音乐和舞蹈等艺术形式,不就是分享故事的工具吗? 「我们几时会想讲故事?也许是当你离开一个地方,认识了新朋友,想传递回忆或分享情感时,便会依赖故事。以这开始去展开这一季『自由约』刚好合适,就像观众来到这里认识新的朋友,包括协青社、文学馆、ohmykids、西九的同事等,他们会告诉你一些新的故事。」但以diaspora (离散) 为大脉络,会否太沉重?她不同意:「现今的离散,未必牵涉到国族,而是我们是谁?正往哪里去?」

 

在转变不定的香港,正是​​时候反思,艺术的美在于它不会给你模范答案,每一个创作都可引发联想,借着不同的音乐形式和活动内容,Michelle与观众一起逐步探索:「9月的主题是流放,10月是建立新的路向(the road less travelled),找对了路向后,11月便到达自己的黄金时代,12月带出了同化及冲击(assimilation and conflict)──当你找到自己,才有余裕聆听身边不同的文化,与之产生摩擦或碰撞。」不带判断也是艺术应有的开放原则,每个人都可以有他的诠释,像年轻人,因此M​​ichelle把1月的主题定位voice of the youth,表达新一代人的思想;2月是社群的声音,尾声的3月,带出「what’s next?」的疑问,「当你听了不同人的声音后,可能会问自己下一步可做什么?有什么路向?」

生祥乐队

生祥乐队

Nowhere Boys

Nowhere Boys

有了框架,她与音乐策划龚志成商量时,却面对难题:「龚的强项是mixed programming,但这次的实验里,每个月只集中于一种音乐类型,需根据情节安排参与的乐队,更要意识香港发生什么事,是大挑战。」灵活变通是制作人需具备的求生技能,「9月开始时本来打算以indie music(独立音乐)谈躁动,后来知道8月有wow and flutter,不想两败俱伤,故意挑选最南辕北辙的world music。又如11/12月好适合做rock,天气好好,但因为到时有Clockenflap,就转打Jazz and Classical。『自由空间』的个性就是要灵活,有弹性及有创意。」

小尘埃

小尘埃

香港管弦乐团

香港管弦乐团

开放空间

 

把场地开放,邀请不同团体前来一起实验,就像把每个人的资料库下载下来,形成连结,Michelle作为制作人,也便不需事事控制,由他们自发迸出火花,「起初没想过其他单位要配合主题,但与文学馆的小桦或ohmykids商量时,也引发了他们的想法,比如『文学风筝』,风筝带有离散的张力;ohmykids提到他们一直想做纸飞机但没有机会,也可在『自由约』试。」两样有相同象征意义的飞翔物,构成一幅美丽图画。这不仅令叙事变得连贯,更能够让合作单位发挥个性,实现了『自由约』的另一宗旨── 西九提供场地和经验,节省大家花在的行政时间,「艺术家、合作单位及团队,可把气力专注于活动上。」由不懂得做户外活动,到现在有不同的应对,Michelle坦言大家交了不少学费:「我们甚至有snow plan!某次真是只得三度,音乐人弹不到乐器;还有昆虫的应对,如蚁窝的处理,至音乐人如何在户外环境迸发出力量,室外有各种环境声,又或突然下雨,如何吸引观众?2012年到现在,我们思考了很多,包括场地、观众席,如何以节目的筹划让观众在户外停留也不会昏倒,令艺术家有合适的环境等,累积了不少经验。」

「自由空间」数码绘制图

「自由空间」数码绘制图

在未来的表演场馆「自由空间」建好前,Michelle与团队将继续与不同团体一起构想这个空间可以容纳什么,Michelle对此仍然乐观:「只要是志同道合,或大家提倡的想法值得让更多人知道,都可以西九作为杠杆,产生更大的成效。即使那么多人不看好西九,不要紧,只要他们知道还有一班人正在做好的创作,让更多人通过这平台认识艺术、文学、音乐,已是成功。」

关于罗慧欣(Michelle Rocha)

 

罗慧欣现为西九文化区助理表演艺术制作人(音乐及户外),负责文化区的音乐及户外艺术节目。

 

她从2012年开始参与「自由野」的节目策划,并带领其中节目《格壁城市》往澳洲悉尼巡演。她现为「自由约」监制。其他参与艺术发展节目包括音乐、戏剧及舞蹈的新作论坛及工作坊。

 

罗慧欣曾于英国参与2012奥运圣火传递及文化活动策划。加入西九前为香港舞蹈团团务及节目主任、Theatre Noir的戏剧导师,以及Lushington自由身演唱会监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