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M +敢探号」流动创作教室与阿喜一同将无用变有用

7.3.2018 | art. , exhibition.
Connie Chan

Connie Chan

西九網誌編輯
吳家俊是第四位與「M+ 敢探號」合作的藝術家。

吳家俊是第四位與「M+ 敢探號」合作的藝術家。

艺术的功用是什么?是为陶冶性情?还是表达自己?

很多人会觉得艺术遥不可及,甚至以时下潮语:「识条铁」作为回应,但对于艺术家吴家俊(阿喜)而言,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物品,不论是一把扫把,一张折凳,甚至被视为垃圾,无用的东西,都可以运用想像力,使它物尽其用。

今年,由阿喜参与的「M +敢探号」流动创作教室及展览,以「是事是物」为主题,透过各种游戏与活动,邀请观众运用想像力,从而打破看待事物的习惯。抽象难懂,实际却比你想像的更「入屋」阿喜说:「每一件物件其实都不会只有一种用途,即使在很多人眼中无用的废物,也隐藏着无限的可能。」

M +教学及诠释主策展人方咏甄(斯特拉)补充道:「我们希望让艺术家与市民和学生一同创作,从而让大家认识当代艺术并不是很遥远,神秘的事,而是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

 

无用之用是为大用

以创意回应和转化事物的种种限制,是阿喜的拿手好戏。例如他的作品“扫把笛”在平平无奇的竹扫把的手柄钻上笛孔,想像清洁工人可以忙里偷闲,吹奏自娱,甚至在公园巡回演奏;​​“附件:摇椅”在一张椅子的椅脚下加上两条削了圆边的木条,就可以改造成摇摇椅;“用头上所有的白发做一支毛笔”是阿喜收集掉下来的白发制成的。

策展人引用庄子的名言:「无用之用,是为大用」,废物通过创意可以改造成家具,艺术家所做的,并非纯粹解决问题,更深层的意义是启发人们透过转化,打破事物本身的局限,从而带来希望。

阿喜嘗試在竹掃把的手柄上鑽孔,變成可吹奏的笛子。

阿喜嘗試在竹掃把的手柄上鑽孔,變成可吹奏的笛子。

一張普通的椅子,在椅腳下加兩條削了圓邊的木條,就可以變身成搖椅。

一張普通的椅子,在椅腳下加兩條削了圓邊的木條,就可以變身成搖椅。

即使是两件本来没太大关系的物件,他都可以连结起来:「我小时候会自己造线辘,然后上天台放风筝,长大后已很少机会接触这玩意了放风筝的经验包含了个人的回忆及对旧事物的怀念,而当时呆呆看着天空的情境,令我想到有时夏天也会呆呆地坐在电风扇前吹风。」基于这种富诗意的联想,就令阿喜动手将电风扇的拉绳变成风筝的线辘,透过拉动线辘令风扇转动。

由童年回憶觸發阿喜將電風扇與風箏兩件本來毫無關聯的東西連繫起來。

由童年回憶觸發阿喜將電風扇與風箏兩件本來毫無關聯的東西連繫起來。

把幾張摺櫈的櫈腳嵌在摺枱面板,打破習慣,呈現物件的另一種演化。

把幾張摺櫈的櫈腳嵌在摺枱面板,打破習慣,呈現物件的另一種演化。

这些物件并非价值连城,制作过程亦没有精雕细琢,阿喜做的,是通过拼装或简单的方法将物件转化:「我拣选的材料通常是一些日常物件,我会拿上手把玩一轮,跟它互动,从而构思如何去改进它,令它变成一件新的东西。可能是延伸它的功能,或为它赋予跟社会或当下的一些连系意义。」阿喜称这种创作方法为「用手思考───透过身体直觉感受物件的特质,借此发动其涵义和加以改造。

 

流动展览将局限变优势

吴家俊已是第四位跟「M +敢探号」策展团队合作的艺术家。自2016年起,这辆特制拖车游走香港不同社区和校园,既是流动展览空间,又是创作室,累积和展示市民和学生的共同创作成果。

Stella直言,当初博物馆有此构思,是因为当时M + Pavilion尚未竣工,于是构想何不索性将这反过来变成我们的优势。她说:「即使未有固定的展览场地,但我们也可周围去,不如就『送外卖』,将展览,活动连同艺术家一同送到府上」。

「这种局限某程度上是打开了展览的多样性。」阿喜对这种流动展览形式表示赞赏:「我们不一定要在固定场地内举办展览会或工作坊,也可以其他不同形式进行。我本身没有画画底子,也不擅长细致的创作,不太适合画廊形式的展览,而「M +敢探号」这种户外,流动式的活动装置,则比较适合自己。」

中学与社区模式大不同

过往经常与亲子读书会合作举办工作坊的阿喜,不乏类似的教学经验,不过「M +敢探号」的规模就大得多,跟主办单位M +筹备时间历经半年:「它具备了工作坊和展览,两者之间要互相扣连。工作坊不是做几次,而是做四十几场,社区和学校的模式和方法差异很大,因此前期的规划要很周详」。

Stella补充指,「M +敢探号」每次到访学校前,也会做很多工夫,包括预先到学校简介艺术家和「参与式」艺术创作的概念,进行一些简单的活动让同学们「热身」 ,也会向老师派发由M +与参与艺术家共同编制的教材套,供访校前后作参考之用。待「M +敢探号」驶进校园时,校方则会安排时间,让全校各班分批轮流参观展览。另外,学校亦会安排约15至25位中三至中六学生,与艺术家一起体验约2.5小时的参与式艺术创作。然而,学生的参与并非就此完结,他们之后会随「M +敢探号」踏出校园,在社区分享他们的创作成果,与公众互动交流,延续校内体验。

這個模擬露宿者流動居所的垃圾回收廂,極受觀眾歡迎。

這個模擬露宿者流動居所的垃圾回收廂,極受觀眾歡迎。

身處「M+ 敢探號」的內籠,就像被鯨魚吞進肚內。

身處「M+ 敢探號」的內籠,就像被鯨魚吞進肚內。

学校部分以中学为主,而公众参与的社区部分则以年纪较小的观众为主,阿喜认为两者所用的材料可能差不多,但做的方式很不同:「周末举行的社区工作坊多数是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参加,要在短短一小时内令他们觉得好玩而又有得着,活动内容就要部署得较为严密。相对,中学校园内的工作坊时间较充裕,可以用多些小活动来引导学生创作,希望他们通过探索,自由发挥」举例如在社区部分,阿喜会规限参与者用扫把头来做木马;若在学校,他会给学生扫把头,地拖筒或其他不同物件,任凭他们天马行空去创作,赋予物件不同意义。

自从生了孩子以后,阿喜更加觉得这种教育很重要:「现在的小朋友自小学阶段就开始失去童年,我们不能肯定每一位参加者往后都能够持续地发展创作,但这将会是难得的经验,让他们可以好放松地自由创作,不像兴趣班会规定要画某些画,也不用定输赢,争贴堂。」

整個計劃除了流動展覽,還包括學校和公眾參與的工作坊。

整個計劃除了流動展覽,還包括學校和公眾參與的工作坊。

短短一小時的工作坊,可讓公眾,特別是小朋友輕鬆自在地以遊戲的心態創作。

短短一小時的工作坊,可讓公眾,特別是小朋友輕鬆自在地以遊戲的心態創作。

「是事是物」公众工作坊,继上月假西九苗圃公园举行的「自由约」首次登场后,在本周末(3月11日)会再次同场举行,有兴趣参与的朋友,可留意「M +敢探号2018」社区部分的时间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