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黄昏‧文学‧自由──我城的黄金年代在西九「自由约」

19.12.2016
香港文学馆

香港文学馆

  秋高气爽十一月,西九文化区「自由约」(Freespace Happening)与一众作家、乐队,以「身份认同」为主题,在苗圃公园为香港再添一点文艺气氛。在11月13日的「自由约」先后安排The 5422 Collective、The Boogie Playboys、小尘埃等乐队、舞蹈单位、戏剧单位齐聚草地表演,与大家共度周末,当中文学自然亦不能少,一直致力于在民间推广文学、文化的香港文学馆,亦准备了「文学大电视」、「草原图书阁」及「找到诗─ 文学野外定向」,与文学迷共同回到八十年代,探寻和回顾香港文学与身份认同之间息息相关的连结。

 

你估我估你 文学与身份认同

 

  八十年代让人想起香港的一阵怀旧热,电视在这阵热潮中可说是不可或缺的。香港文学馆将文学作品内容,结合电视迷所熟悉的「超级无敌大电视」游戏方式,展开一场读者与读者之间的文学大比拼。游戏的内容选取了西西的《我城》、李智良的《房间》等书名,连同作者名字为题,有趣的玩法吸引了许多青年参与者组队参加,在风和日丽的绿油草地上竞赛。 「文学大电视」由文学馆精心挑选出来围绕八十年代香港身份认同主题相关的文学作品,游戏过后,玩乐之余,让初步接触文学的读者了解更多,熟悉文学的参与者亦得以挑战和整理自己的文学知识,把大电视题目连串起来,就能意外获得一张香港书单,翻开相关书目,读到的不止是文学,更在阅读香港,随后在「草原图书阁」上挑一本相关书籍,席地于草原上读书,相得益彰,一切安排刚好。

草原图书阁

草原图书阁

文学大电视

文学大电视

属于香港的书,属于香港的「八十年代」

 

 

 

  无论是认识文学,抑或认识城市,书都是不二途径。 「草原图书阁」的漂书活动,让「自由约」参与者带同和「身份认同」主题相关的书本到场自由放漂,并在草地上与自己喜欢的书相遇,就算没有带书来访,也能随意挑选一本合眼缘的,随性地坐在草上阅读。既有书香,亦不能缺少读书人,这次请来两位作者,在「选书分享」环节,与参与者分享自己喜欢的书籍。

 

 

 

  现任《字花》艺术总监的文化评论人卢劲驰,为这次分享会挑选了《抱残守缺:21世纪残障研究读本》一书,贯彻他一直以来在不同媒介中呈现自身障碍的经验,结合读本中的不同议题,从残障角度看文学与艺术。事实上,寻找「身份认同」,或许从自己的身体开始,亦是很好的途径,毕竟在精神上、肉体上寻找自我身份,甚为贴身。影评人、文化评论人朗天,则是另一位分享嘉宾,历来已在著作中便带读者从电影中的香港,谈到文学中的香港。他所挑选的书《The Shortest Shadow: Nietzsche’s Philosophy of the Two》,带读者游历尼采的思考世界,对于主体性的思考,尼采自然是见解独到,而透过朗天的分享,更能让现场读者走进书海。

「找到诗 文学野外定向」

 

 

 

  文学总是予人安静于室内的感觉,「找到诗─ 文学野外定向」则打破这个刻板形象,从精心策划的三条路线,配合十月的焦点选诗池荒悬的《币》,在苗圃公园内展开一场野外定向,让参与者从香港文学馆的摊位附近出发,一步一脚印,踏踏草、绕绕路,寻找不同的中途站,在树边、草上或海旁集齐相关诗句,重组排列,仿佛模拟诗人透过感官接触世界,写出诗句的过程。透过寻诗,参与者亦寻路,重组城市,发现城市,正如池荒悬的《币》中所言:「也梦见过嵇康/身非木石,其能久乎?/广陵散于这个城巿/静静演奏」,币转动,是机遇、变化与抉择的时刻。寻路转向是冒险,需要勇气和希望,无论在八十年代抑或现今当下,这些想法永不过时。

The 5422 Collective feat. 陈洁灵

The 5422 Collective feat. 陈洁灵

Modern Children

Modern Children

我城的黄金艺术年代

 

 

 

  与城市结合的不止于文学,「自由约」同日举行的音乐、舞蹈、戏剧表演,以及连结不同参与者的市集、亲子活动等,都是一种方式。这次「自由约」的音乐单位与表演歌曲,可说真的是「声势浩大」,合共十个单位前来参与,当中也包括本地独立乐队Modern Children、Revery等。其中陈洁灵更连同本地独立爵士乐队The 5422 Collective,以爵士乐风格,为八十年代的流行音乐重新编曲。现场亦有大量的观众期待陈洁灵的演唱,仿佛她的声音可以带同大家回到过去,一听我城的黄金音乐年代。现场听众气氛高涨,陈洁灵即席演唱了多首金曲,包括《今晚夜》、《白金升降机》等,更大赞The 5422 Collective的编曲。 The 5422 Collective除了以爵士乐曲风重新演绎《月亮代表我的心》外,摇滚曲风亦难不倒他们,陈洁灵笑言自己在唱「自由Version」《白金升降机》,音乐奏起,观众encore不断。

 

 

 

  而戏剧表演「路演九九八十一式」,则由「好戏量」(FM Theatre Power)的赖恩慈和杨秉基带同一众演员,以即兴剧形式与观众互动,即场演绎戏剧情节。当日现场设有收集箱,让观众把自己心中所想写成句子投进箱中,两位则再从箱中抽出字句,即兴组合,演出剧情。

路演九九八十一式

路演九九八十一式

We Dance ─ 人人起舞

We Dance ─ 人人起舞

  当日亦有很特别的舞蹈演出「We Dance ─ 人人起舞」,则有「十八步工作坊」,将现场表演场地化身成80年代舞池,让现场参与者一起跳出美国西部排排舞的舞步,期间亦有由知名舞蹈家艾甘‧汉创的「Big Dance变奏工作坊」,让「自由约」的参与者可以和舞蹈员随心随性,一同跳舞。较特别的是,现场亦有共生舞团,以「人人皆可舞」的概念,展开了一场残障人士舞蹈,尽管生而不完全,但仍可以享受舞蹈,在「自由约」中让身体自由奔放。

 

自由的个体,在「自由约」

 

  在草地的另一边厢,也有「自由约」市集,包括「海角地摊2046」、「ohmykids孩子市集」,由孩子们自己做生意,售卖一些手作饰物和衣物等。现场亦有不少家长带同孩子前来参与亲子工作坊,「孩子也落D」就是一个有趣的摊位。相信问起不少父母,也曾经历疯狂「落D」时代──八十年代,我们都知道香港的士高文化一时无两,但究竟当年是穿什么潮服到场?所跳的舞步又是如何?这场亲子活动,让父母可以在现场带同孩子亲自体会八十年代的士高潮流,将绿野草地变成怀旧的士高,有趣的是,现场播放的是八、九十年代的儿歌,更有舞者教导在场人士大跳怀旧舞步,实行齐齐「落D」。

孩子也落D

孩子也落D

ohmykids孩子市集

ohmykids孩子市集

  「自由约」,顾名思义,参与者都可以在草地上自由、自主地选择自己喜欢的文艺形式,无论是八十年代抑或千禧以后,喜欢文艺而来到「自由约」的参与者,自由自在地于区域与区域、摊位和摊位之间穿梭;而以合作者身份前来参与「自由约」的人们,亦是同样,在「自由约」中享受自由的文艺飨宴。草地除了野餐、放风筝外,还可以参与「自由约」,与「文」同乐,感受一个美好的下午。即使被现时的城市局促气氛逼得紧了,但在「自由约」里,都是自由的,透过创作者的表演和作者、文化人对不同文学书籍的介绍,我们不妨走进书本的世界里,这并非逃避,而是另辟蹊径,尝试寻找自我,并从中找到身份认同。

 

文:香港文学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