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提升作品质素 打破本地音乐剧困局

16.2.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任何艺术形式都要向前发展,香港的音乐剧亦都一样。过去我们有过不少叫好叫座作品,面对当下的局限与挑战,业界可以如何突破?曾参与多个音乐剧制作的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著名作曲高世章,以及刚到过美国考察当地音乐剧发展的演戏家族又有什么分析、判断,以及建议?

 

西九文化区表演艺术团队早前举行了有关音乐剧发展的考察成果分享,席间众人都同意业界应从提升作品品质、完善运作模式,以及加快发展市场等不同面向,多管齐下携手促进本地音乐剧发展。

 

作品先行 建立音乐剧品牌

 

曾为本地多个著名音乐剧如《一屋宝贝》等担任作曲、编曲及音乐总监的高世章认为,要持续发展本地音​​乐剧,作品的质素尤其重要,「我们应该花一、两年时间专心创作一个精品,确保每个作品都经过充分准备,而不是说,对不起,因为排练不及,只能让大家看到这样的作品。」有足够的时间与资源,才能发展出具影响力与认受性的音乐剧,让作品得以传承下去。在场业界人士、香港话剧团节目及教育主管梁子麒十分认同,「作品本身拥有生命,一个作品应该是属于香港,不应该只局限于某一个艺团。」他举例说《南海十三郎》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就是因为被多次搬演,才能成为具香港特色的剧目。

 

现场一位独立研究人以《雪狼湖》为例,认为以明星作为招徕,可以吸引广大观众的注意,或可为音乐剧发展提供一道出口。高世章曾担任国语版《雪狼湖》的音乐总监,他认同明星效应的确有助音乐剧的发展,但并不是可持续发展的方向,「最理想的作品,是无论演员是谁都不影响观众的观剧意欲,因为作品本身就是一个品牌。」主持人、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表演艺术主管(戏剧)刘祺丰补充说,以美国百老汇音乐剧《蜘蛛侠》为例,即使剧本、导演、作曲全属明星级,但最后却仍以失败告终,「我想核心还是要回到作品的品质上。作品有水准,自然会成功传扬开去。」

演期仓促 妨碍作品持续发展

 

然而,尽管有好作品,在香港剧场现有的运作模式底下,音乐剧发展仍要面对重重障碍,例如剧场档期问题。香港话剧团刚刚重演的原创音乐剧《顶头锤》,08年首演,曾获香港舞台剧奖4项大奖,多年来只重演了三次,每次演期亦大约只有十天。香港话剧团艺术总监陈敢权说,「我们不是没有人才,亦很愿意投资音乐剧,可是场地的档期就只得两个星期,即使全部满座,我们仍是血本无归,很令人气馁。」

 

曾为本地多个音乐剧作品,包括为《顶头锤》填词的岑伟宗用生意作比喻,「正如做生意一样,有好的商品,也需要有店铺销售。但现在的问题是,这里没有店铺,全部都是『散货场』,我们只能卖『散货场』的商品。」演期仓促,绝对是使本地难以持续出产优质音乐剧的一大要害。

陈敢权慨叹香港演出场地档期太短,大大窒碍本地的音乐剧创作。 (《顶头锤》剧照,相片由香港话剧团提供。)

陈敢权慨叹香港演出场地档期太短,大大窒碍本地的音乐剧创作。 (《顶头锤》剧照,相片由香港话剧团提供。)

不过,即使有较长的演期,又有足够的观众数量支持香港音乐剧市场吗?高世章认为,就算全港市民都入场支持本地音乐剧,仍不足以令行业可持续发展,所以不能单靠本地观众。事实上,欧美的音乐剧市场亦非常依赖游客支持,不论是海外或是国内游客,「我们需要一个(表演)中心,一个很显著的地标,令每个来港旅客都觉得那是到香港的必到景点,使他们注视到这个行业」陈敢权说道。

发展音乐剧 从改变生态做起

 

在香港做剧场很难,不过高世章认为我们不应自怜,反而应多想我们该做些什么,例如培育下一代。

 

香港虽然拥有音乐剧人才,但为数不多,以致音乐剧难以稳定发展。陈敢权分享道,外国十分重视剧场教育,在美国几乎每间中小学都会推行剧场教育,而且民众亦会积极支持社区的文化团体,对自己城市的艺术引以为傲。反观在香港,有推动剧场教育的学校却寥寥可数,大众对戏剧的重视程度,远远及不上外国。

高世章亦补充道,在美国不单社会十分尊重表演行业,从业员对自身的职业亦非常骄傲。因为这份骄傲与尊重,令行业不断有新血涌入,使行业得以蓬勃发展。

 

除了教育之外,改变香港现有音乐剧创作模式亦非常重要。陈敢权表示,「香港缺乏(实验)工作坊(注),但实验工作坊其实是非常重要。我们有很多具天分的创作人可以写出一流的作品,但整个制作其实还需要很多不同的人配合。」

 

外国著名的剧作如《战马》、《深夜小狗神秘习作》等,背后往往花了一年多时间进行实验,再加上之后的预演,当真正搬上舞台时,作品已经非常成熟。在香港,因为资源不足,绝大多数创作都欠缺时间酝酿,使整个制作过程都是来去匆匆,他期望西九日后可以提供空间让业界进行长时间实验,甚至有时候能邀请观众到来分享实验工作坊的成果、提供意见。

如《战马》、《深夜小狗神秘习作》等不少欧美剧场制作都透过长时间的工作坊进行实验,这不但有助凝聚创意,更可确保作品质素,加大制作人及投资者的投资意欲。 (The National Theatre production of War Horse / Photograph by Brinkhoff-Mogenburg)

如《战马》、《深夜小狗神秘习作》等不少欧美剧场制作都透过长时间的工作坊进行实验,这不但有助凝聚创意,更可确保作品质素,加大制作人及投资者的投资意欲。 (The National Theatre production of War Horse / Photograph by Brinkhoff-Mogenburg)

西九文化区管理局表演艺术主管(戏剧)刘祺丰总结时表示,不论是支持艺团前往海外考察,或者是连系业界分享相关成果,西九都是希望与业界一同凝聚共识,寻找音乐剧日后发展的方向,「在香港做音乐剧,面对很多限制与挑战,当然香港与美国的发展环境、历史都不一样,今次考察中得到的观察,有助我们反思香港日后应该如何继续下去,是一个重要起步。」

 

注:
原本用字为Workshopping,中国大陆及台湾同业译为「实验工坊」。常见于欧美的剧场制作(尤其音乐剧制作)过程中,一般在创作阶段进行,形式与规模视乎制作而定。此过程是为了让创作团队预视制作雏型,以及让潜在制作人及投资者对整个制作有粗略的概念,从而评估制作的可能性。以英国国家剧院《战马》为例,该剧由酝酿概念至正式演出,一共经历了三年时间,并进行了先后三次不同性质、规模的实验工作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