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谈《新作论坛》构思 苏文琪:勿忘Big Question

5.12.2016 | danc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西九文化区表演艺术团队今年10月邀请了台湾编舞及新媒体艺术家苏文琪和视觉艺术家吴季璁来港主持《新作论坛》,透过一系列的工作坊,与一众本地编舞、舞者、新媒体艺术家、艺评人、电影製作人及学生等,探索多媒体与舞蹈创作的关係及互动。

 

一连五日的工作坊主题各有不同,涵盖身体、科技、阅读、科学及社会等多个范畴,内容十分丰富,在构思和筹备过程中,两位艺术家有何考虑及想法?西九文化区表演艺术主管﹙舞蹈﹚陈颂瑛早前曾与苏文琪对谈,了解她来港主持《新作论坛》的出发点,以及身为创作人,她现时有何好奇、有何挑战等等。

 

A – 西九表演艺术主管﹙舞蹈﹚陈颂瑛 (Anna)
S – 台湾编舞及新媒体艺术家苏文琪 (Su Wen-chi)

 

A:先请你分享一下设计这个工作坊的过程。

 

S:这次五天工作坊的设计,就是当初跟你讨论五天当中,要给香港编舞者一个怎样的课程,像是一起体验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五天的工作坊里面,其实我设计Workshop A,关于我过去作品的一些脉络和想法,还有包括跟新媒体艺术家吴季璁工作的一些过程;Workshop B比较聚焦在我现在思考的问题,还有未来作品想要开发的一些材料,作品的材料。

 

然后Workshop C关于Reading的部分,有关于在互动软件之间,然后人跟影像之间的关係,那时候选读一本有关一个英国编舞及学者作品的书,然后他是讨论身体、感官跟科技之间的关係;Workshop C的另一部分,就是分享我那一年在瑞士日内瓦参与艺术及科学计划Arts @ CERN中的驻村感想、经过及想法。

 

A:来港之前,你对香港艺术家的印象是怎样?

 

S:因为我认识的香港艺术家大概是比我大一辈的,当时正值我在欧洲当舞者,他们就是在欧洲经常曝光的几位编舞家;至于年轻一代的香港编舞家,因为我长期在国外工作,比较少机会接触到他们,所以其实这一次藉由这个工作坊认识他们,我很开心。

A:你感觉他们是怎样?经过这五天的沟通以后,有没有给你什幺新的看法?以后有否什幺合作机会?

 

S:来参加的艺术家,有舞蹈老师、编舞家、舞者,有些编舞家是比较专注剧场的Research,或是Immersive Theatre Research,或是Film Maker、电影导演及Video Artist,我觉得有很多不一样的Approach,那个思维是很开放的,同时我觉得他们在思考和实验一些东西的时候,思维也是非常Sophisticated。

 

譬如在每一个“Connect / Disconnect”的练习,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二分法地去思考,我觉得他们在思维里面有着非常细腻的东西;对于香港编舞家,在和他们工作的时候,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在思考的那个过程,我还蛮开心的,就是在那样开放的心态之下,其实可以尝试很多可能性。

 

A:回到当初跟你对话时,我感觉对你有兴趣,是因为你用身体跟新媒体做创作时,你的重点是去发展一个New Understanding,还有Body,舞者和Body其实在创作上应该是Basic,然后你用新媒体来找一个Understanding,可以多说一点有关看法吗?我感觉那个是很有趣的。

 

S:我觉得可能是我在欧洲工作了很多年,那个过程为我带来颇大的影响,就是关于创作一个作品的时候,你其实要思考的面向和层次。

 

对我来讲,就是做一个舞蹈作品,不是单纯开发动作的可能性。我觉得,作品是一个Context,然后围绕着你的问题,你试图去舖陈这个文本,我觉得要从很多的领域去找相关的参照,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十分的重要。

 

在我的作品里面,很多人会觉得舞者或者舞蹈本身,其实是让我们看到人的存在的一个载体,它不单是舞蹈而已。我觉得这一个非常重要,就是人类本身,或者舞者及编舞者,是一个人类的载体,它不单单是动作的可能性。

 

在工作坊当中,我希望分享这样的一个研究过程,也就是它有文学上面的Reading,也有理论上面的思考,也有对于新媒体、科技、媒体艺术史的思维,以及自身的不同领域,它们如何看待身体这件事情。

A:还有一个很有趣的Observation,你常常问他们「What is the Big Question?」,可以讲讲原因为何吗?

 

S:我觉得Big Question其实从一开始,每一个人的艺术训练里面,你都会去问舞蹈的本质是什么,然后身体的本质是什么。

 

当你学习另外一个科目的时候,你会回答科技的本质是什么,所以那个本质的问题一直都在,对我来说Big Question有时会被模糊掉,也许在很多作品之后,Big Question就会失焦,所以我觉得很重要是在提醒这个Big Question是有意义的。

 

我觉得每一次创作的时候,的确要去触碰很本质的那一件事,就是生存和生命,尤其是这一次工作坊中,我有提出我到Arts @ CERN驻村的这个过程。

 

Arts @ CERN是一个科学领域,平常可能是我们想像之外的一个领域,甚至不是艺术的领域;那个领域的问题,比我们在探讨身体本质或是科技本质的问题就更大了。

 

在科学领域里面,你看到他们的Big Question就是,宇宙的起点是什么,或是物质的本质是什么;当这些问题放得更大的时候,我还是认为身体,就是舞蹈本身可以去探索所有的Big Question,不管是哪一个领域。

 

我觉得身体还是一个我们人类思考的中心,然后我们所有思考的问题要从身体开始,就是你感觉到什么、为什么你觉得那里不对劲了、为什么你感到害怕或是受到威胁,这些都是有意义的参照。

A:身体是很Honest的,你不可以去Pretend,有时候那个反应就是很Honest。

 

S:所以我觉得舞者或编舞者有一个优势,因为他们的身体非常的敏锐,他们身体敏锐到,就是有些事情、有些问题存在,我觉得不是单单个人的事情,它很经常地是一个社会的,或是一个全球的问题;舞者能够提问这个,用身体来提问这件事是非常重要。

 

艺术的意义或是舞蹈的意义,之于我们是要怎样再贡献知识,我觉得身体是一个,我们有Intellectual Thinking,也有Physical Thinking,这两者是同等重要,所以再次提醒我自已或者是来参加的艺术家,这个是很有价值的,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

 

A:你现在的Big Question是什幺?

 

S:我现在的Big Question就是,譬如说我觉得作品现阶段是要打开领域之间的沟通,在新媒体表演这几年中,我已经发展出一个创作的方法来,然后现在的问题是,因为我觉得在新媒体表演里面,我也遇到了一些问题,那我觉得我对科技的问题在这里面需要再打开。

 

我希望再尝试不一样的方法,对我来讲,像现在的媒材就更多了,所有你可以拿到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做创作,就是你的身体、你的思考、你的写作、你的Reading、你的Context、你的Tool,可以有很多的东西,这个是我想要再试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