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我在西九的七年

17.10.2017
茹国烈

茹国烈

表演藝術行政總監

2010 年,我离开工作了三年半的艺术发展局,加入西九文化区。那时候有高人提醒:你何不在艺术发展局多留几年?西九这项目还早呢,搞不好等你做完两届合约,还是沙尘滚滚的工地。

高人所言准确,我过去七年,的确是在工地和会议室团团转,做的都是准备工作。但他不知道,其实我极想做这些工作。我是一个由民间艺团出身的艺术行政人员,现在有机会为新剧院从选址到设计到建造都参与,是天降奇缘,梦想成真。 Dream Job。

我更喜欢的工作是:为剧院设定文化定位、艺术策略和理念、营运模式。建立团队,凝聚共识,和业界合作,推出试验节目,建立能反映艺术理念节目框架。一步一步,设施硬件和内容软件同步发展。这七年我们以这方式,设计了三个中心,里面包含六个剧场,第一个是戏曲中心,明年开幕。

这些,就是我所指的准备工作,其中过程,因为时间、资源和人的限制,遗憾不少。艺术是追求完美的事业,艺术管理是拥抱不完美的事业。岂能尽如人意,只能奋力向前。

幸好这几年来,我们从艺术业界吸引了不少精英加入,戏曲组的Naomi 钟珍珍,舞蹈组的Anna陈颂瑛,音乐组的龚志成,剧场组的Kee Hong刘祺丰。我们一起制定了西九的艺术策略,包含四个元素一一创作、国际交流,观众培养和演出,四方并重。并策划制作了很多创新和贯彻这个策略的节目。我们一起建立,并且和本地和内地,外地的艺术业界一起合作,藉由不同的活动,在场地开幕前,打磨出属于西九艺术策略。

音乐和户外组:举办了三年的《自由野》,三年《自由约》,今年有冰岛Airwaves 音乐节交流,出版新创音乐的mixtape。

剧场组:国际剧场工作坊节,《安提弋涅》网上直播,新作论坛,和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合作委约杨嘉辉和梁慧玲的创作计划,和邓树荣及巴塞隆拿Teatro de los Sentidos合作的创作计划,和进念合作的Freespace Tech Lab, 和非常林奕华合作的《什么是舞台? 》三年计划,亦将会展开和香港话剧团的合作计划。

舞蹈组: 不加锁舞踊馆和法国编舞于香港法国五月节的《西门说》,与CCDC和新加坡同共委约的舞蹈影像计划,和CCDC,演艺学院,香港芭蕾舞团,舞蹈总会,新约舞流等合作的WE Dance, Screen Dance 舞蹈录象计划,和澳洲艺术家合作的《观・影 ── 香港舞者》计划,和香港舞蹈团合辨的新作论譠dialogue with Wayne,亚洲舞蹈中心网络,英国,法国,芬兰,澳洲和西班牙签订合作的三年交流合作备忘录。

戏曲组:举办了三年的西九大戏棚,四次粤剧新星展,三次茶馆剧场试演,五个戏曲中心讲座系列,举办重庆、上海、杭州交流活动,制作小剧场粤剧《霸王别姬》、举办小剧场展演。和上海戏曲艺术中心签订三年交流合作备忘录。

还有举办了三年的跨界别的《制作人网络论坛》,和太古坊合作的freespace at Taikoo Place

下一步,是设立艺术总监制度。香港的艺术场馆从没设立艺术总监的职位,大部分场馆由政府部门管辖,倾向由资源分配,服务市民的角度去经营。西九文化区的成立,就是要在香港建立一种由艺术思维主导的剧场营运模式。

西九的表演场地将会设立艺术总监的职位,在行政总监之下,负责领导艺术策划和制作人团队,服务各个艺术领域。

过去七年,我的位置是行政总监,实际上是兼任艺术总监的工作,统领四个艺术组,加上场地营运组,舞台技术和制作组,教育及发展组,策划及硏究组和行政组的协调和方向,亦负责和项目工程、企业传讯、市场事务,人事、商务,财政,法务和资讯科技部的高层协调,与及和政府、议会、社会各界和艺术业界的交流。

随着场馆陆续开幕(戏曲中心2018,自由空间2019,演艺综合剧场2022,第四个是音乐厅,将开始策划),团队即将步入同时营运和设计建造的阶段,工作将会非常复杂繁重,这亦是确立西九艺术总监的角色的时候。

这也是今天我们要踏出的这一步。我们今天宣布方美昂加入西九团队,成为我们第一任艺术总监。有这团队,我有信心,我们能够行穏致远,做好为西九文化区,在硬件软件上建架构,打地基的工作。欢迎Alison!欢迎来一起做我最喜欢的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