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柏林戏剧节的模式与挑战

6.10.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文:李立亨

按照柏林戏剧节的标准,中国话剧多不是「今日戏剧」。

那么,香港跟台湾的戏剧创作的主流又是什么呢?

我们有我们的戏剧江湖,可是没有具备公信力的平台,

没有资深客观的剧评传统,不好说:国王有没有穿衣服!

创立于1964的「柏林戏剧节」,经过52年的执行与调整,现在,七位评委,每人每年要看超过一百个作品。不用顾虑形式或性别平衡,只要注意区域平衡与演出品质。每年五月,邀请去年德语剧场创作的十大「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到柏林演出。

香港西九文化区与香港歌德学院联合主办,邀请两位柏林戏剧节评委,和五位香港创作者同台,进行柏林戏剧节特色的报告与延伸而出的回应与讨论。两天的活动,撞击出许多有趣的火花。

事先欣赏过十部作品视频的百位参与者,共同见证并发现柏林戏剧节模式的特色,以及可以带给我们的挑战。

形式混搭,作者剧场的作者为王

好几位与会及嘉宾提到,台湾的德文翻译剧本是他们接触德国戏剧的初始。还有更多人表示,他们从阅读德文剧本的得到乐趣,进而前进柏林,坚持要到现场去感受德语戏剧的魅力。

资深评委Till Briegleb表示,除了德国,还有瑞士、荷兰、比利时等国德语地区,每年?有至少有800出以上的新制作首演。除了标准的剧场以外,剧场以外的空间,废弃的厂房或者购物中心里面,都有可能出现表演。

「创作者对于跨界合作习以为常,剧场形式的边界早已模糊。观众抱持开放的态度去欣赏演出的习惯早就被养成。」Till还补充说到:「德国观众习惯去看戏之前,要先做功课。我们习惯要先知道演出的内容是什么,创作者的特色是什么。」

虽然,德语世界也有专属的新剧本艺术节,每年有超过200个新剧本问世。可是,德国剧场早就是「作者剧场」的天下。所以,开发形式,混搭形式,加入多媒体,让舞台旋转,让形式夺人眼球,只有新潮,新潮,更新潮。

两位访港的德国柏林戏剧节评委 (左:艾娃.比亨特(Eva Behrendt), 右: 缇尔.布列格利(Till Briegleb)

两位访港的德国柏林戏剧节评委 (左:艾娃.比亨特(Eva Behrendt), 右: 缇尔.布列格利(Till Briegleb)

有人问到,「剧作家剧场」还存在吗?

两位评委在此之前都曾不约而同的提到,两德统一之后,东德导演们特别想要打破为剧作服务的传统,摆脱剧场的首要任务是去进行文本诠释的习惯。 「他们特别想要打破这个传统,他们有许多的想法,许多形式要去尝试,你也说不出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可是,他们就这么干了。」

在柏林戏剧节这个「戏剧江湖」中,作者剧场(或者说,导演剧场)才是王道。

用文学角度来理解剧场是不够的

柏林戏剧节所挑选的节目,很早就反应出这个趋势。

所谓的「表演艺术」(performance art),所谓的「行为艺术」(happening),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大量出现在德语舞台上,逐渐变成表演形式里面的重要类别。创作者跟观众,都愿意给新的可能性机会。

所以,我还是要再三再四的强调,我自己1995年在纽约大学念书的时候,我的研究所老师Richard Schechner早在一九六0年代就说过的话:「仅用文学的角度跟态度,去理解剧场是远远不够的。 」

至于在演出内容里面,参与讲座的评委Eva Behrendt表示:「剧场不应该只是处理每个人都看得到的问题。有些问题正在形成当中,有些问题被视而不见,更有些问题其实已经被误解得非常严重,所以,剧场的探索,当然会无穷无尽。」

两位评委都表示,讽刺跟挑战社会议题,是剧场的重要传统之一。有些人甚至喜欢在剧场里面嘲笑跟羞辱政府,这种极端的状态时有所闻。 Till说:「德国剧场所反映出来的愤怒,多来自对于资本主义与国家影向力的反扑。但是,剧场通常都会采取幽默或者戏剧化的手段,来处社会和政治议题。」

他表示:「大剧场通常是白头发的观众,小剧场的观众就已年轻人为主,他们希望看到新的形式跟新的议题。后者希望看到现在的问题被讨论,前者则是想要享受一个剧场之夜。」

让戏剧人,得以看到「今日戏剧」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剧场的地方就需要平台。

江湖上,有人崛起,有人沉寂。有人拉帮结派,有人一路独行。有人紧握武林秘笈,有人不拘一格开创新局。各式真假传说不断,门派林立是既成事实。

平台上,有来有往,有起有落。可以论剑,可以论道。平台神似江湖,却不争排名。曾经拥有,就是天长地久。是有机理解的展示,更是鼓励分享的所在。

我们熟知的各大艺术节,每个作品只要入选即等同于在这个平台得奖。柏林戏剧节的独特之处在于,只要是主创人员或演出团队中有德国人,以及演出德语演出,都有可能因为品质出众而得到肯定。

这个戏剧江湖,每年肯定十个门派的最高造诣。这个戏剧平台,让所有戏剧人与爱好者,得以看到「今日戏剧」的现场版为何。

主办方《今日戏剧》杂志社,不断在每月杂志当中介绍世界戏剧潮流的昨日、今日跟明日。透过戏剧节的举办,观众得以亲眼目击德语戏剧,现在究竟是那些人在呈现那些事。

我们看到的十部作品,没有一部属于「写实主义」或者所谓的「现实主义」作品。这两个风格,恰恰是中国话剧一直以来主流中的主流。这几年,大量资金被投入所谓的「中文原创话剧作品」,也都期待剧场出现的是写实主义作品。

难道,没有人跟中国话剧创作者说:国王没有穿衣服吗?

定义华文戏剧主流与特色的可能性

按照柏林戏剧节的标准来看,会不会,绝大多数的中国话剧都不是「今日戏剧」?那么,香港跟台湾的戏剧创作者呢?他们的主流又是什么呢?

我们有江湖,可是我们没有具备公信力的平台,没有拥有资深而客观的剧评人。其实,我们也一样不好说,国王到底有没有穿衣服!

柏林戏剧节讲座,凝聚了大量香港年轻戏剧工作者的注意力,同时也吸引了中壮辈创作者的参与,以及部分如来自台湾和几位来自大陆的剧场人。我们发现了,人家是怎样如此细致地操作一个戏剧节。

两天的讲座中有不少互动环节,增加与会者互相讨论的气氛

两天的讲座中有不少互动环节,增加与会者互相讨论的气氛

未来,有没有可能华文戏剧平台也出现一个类似的组织,可以汇整这个类型创作的传统与特色?会不会有一天,有个什么「香港戏剧节」或者「今日华文戏剧」的网站或者刊物出现呢?

我已在其中,我愿意参与。我愿意。

我相信,应该有不少人期待这一天的来临。

作者简介:李立亨 上海台雨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艺术总监、上海世博会“城市广场艺术节”运营总监、台北艺术节前艺术总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