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剧场继承者们的见闻经历(一)

12.12.2016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西九文化区与非常林奕华2016年8月合办「剧场的继承者们」计划,招募有意于剧场制作或艺术行政领域发展的年轻人,为本地剧场注入新血;21位「准」继承者参与一连两日大师班,与非常林奕华艺术总监林奕华和几位本地剧场设计师深入探讨不同创作议题,其中4位参与者及后正式进入非常林奕华继续学艺,他们将会在此分享继承旅程中的点滴。

非常林奕华与继承者们的相互启发

 

十月,「剧场的继承者们」计划正式展开。

 

由八月的大师班到十月正式与继承者们一起工作,前后用了两个多月。这是一般公司以至艺术团体都不会做的「招聘」方法。不过,既然剧团名字有「非常」二字,那么如此做法大概才符合剧团的作风吧。

 

「继承者们」,是我们对这些「实习生」的称谓。不过招募他们并不是为增加人手而已;他们来,是学习,是分享,也​​是启发。我在非常林奕华工作数年,这是我第一次需要「带领」着「同事」去工作。这些都被我加上了括号,因为我与「继承者们」都是平等的,是一起学习的同学。而我只不过是待在班上比较长时间一点的学生而已。

 

这一个月来,我与三位在香港工作的「继承者」紧密地工作,时而化身为非常林奕华存档库的「馆长」,时而化身为网络宣传「guru」 ;不变的是我在短短一个月间,分享了我过往几年在此工作的经验与想法,「继承者们」也分享了他/她们的经验与看法,使得我对这些不同的工作,又有了新的启发,我非常享受这种相互学习的过程。

 

存档库的工作,多亏两位「继承者」的帮忙,我们翻箱倒柜,一口气把剧团二十五年来的「文物」重新出土。看着各式海报文宣,大开眼界;但好戏还在后头,剪报、创作笔记、各式参考资料,数量之多、范畴之广,可办一个小型当代文化艺术史的展览。而宣传与推广的工作,又因「继承者」的经验与观念,增添了一些新元素。

 

「剧场的继承者们」计划,仿佛为剧团带来了更多不同的眼睛,一同去观看与分享,并因各人的差异而碰撞出新的东西。看了几位「继承者」的分享,我很期待接下来几个月,这计划能为他/她们及非常林奕华带来怎样的相互启发。

 

文:梁玮旸(「剧场的继承者们」项目统筹)

事小意义大 用心「看出」问题

 

经过一轮面试和等待后,终于在十月开始到非常林奕华办公室里上班。一个月的时间,匆匆溜走,以下纪录都是些小分享。

 

工作大要:整理时间的人

 

 

本月的主要工作为档案室整理资料,第一次踏进储物用途的D房时,确实被廿多年累积下来海量的宣传单张、场刊和不同年代出版的书本吓到,当中还夹杂着导演私人珍藏多年的杂志、录影带、陈旧的菲林片和书本(多得像海上翻滚的浪花啊)。同事们分享,原来长久以来公司一直只有六、七个人去运行整个剧团。在这样的状态下,实在没时间与心神把东西慢慢整理好,累积下来的宝物悄悄地塞满了房间,以致他们也难以寻找到所需物品。

 

日常事务:再 又再 又再次 搬运沉重的巨石

 

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带着岁月痕迹的宣传品,推翻和重整。我们两位新手,共同编制了一个系统,去处理如此庞大的工作。程序如下:按制作分类并点算宣传品和场刊的数量、订立编号、重新安排位置、包装、安放、搬运、再安置。就像希腊神话里被诸神惩罚的薜西弗斯,每天把巨石推到山上,到第二天早上回来,石头滚回来,又要继续重覆这样的过程。

 

在过程中,有幸可以仔细观看导演早期创作的文案、场刊、海报,当中的实验性、玩味比现在的创作更见一份疯狂;无性器的变装帝女花、由七十位参与者所组成的年青「群众」如何探讨自我、穿着校服的青春期少男少女论说何谓理想学校等等。当中那份渴求探索更大世界的好奇伴随着创作,有增无减的在作品里出现,试图把一颗颗小孩的心,植根于观众的心间,使他们感到好奇,然后发问和反问自己更多问题。

 

在这经验中,我找到一种引人入胜的元素:观察、疑问什么是真实。

 

什么是真实?

 

鉴于导演经常不在香港的关系,我与他的接触机会不算多。但从五十多部作品里,完整地阅读他细细碎碎的文字,是很有趣的经验;因为文字刻划他当时的情绪,以及所思所想,那份真诚、直白、无遮无掩地让对方知道自己的脆弱,感觉很赤裸,异常地赤裸。

 

作为一位艺术系学生,能够研究一位艺术家的早期创作实在令人着迷。因为该时期的作品应当是最纯粹、最真实的,在未被潜藏规则与条件所限制,做着自己相信的事情,那份力量是如此强大。反观自己的创作,除了很容易堕进当代艺术的规则里,也因熟习学院派的创作方式而落入某种习以为常的模式、框架与制度中,反倒被某种主义影响。每每阅读着导演、演员、顾问的文字时,让我可以更充实地再一次检视自己,去发问更多、思考更深。

 

日常以外:行程仍是满满的

 

撇除这项日常事务外,我还在旅行中抽时间到台北的排练场,像插班生一样旁观《心之侦探》的彩排。在十月尾,我与实习生们到深圳观看巡回站的境貌、并为来年新作《机场无真爱》作前期准备和讨论。希望自己能把心打得更开,好让去探索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吧:)

 

文:陈颖棋(「剧场的继承者们」学员)

非常林奕华的「精神时间廊」

 

在台北排练的第三天,Edward 在开始时问了我一个问题:

 

「黎明昕,你觉得你来了多久?」

 

「一个星期吧。」我回答。

 

可能是日复一日的关系(都是剧场公寓两边走,且碍于脚伤的关系没有四处逛),又或者是开始熟悉附近的环境,心理就觉得好像已过了一周。同时,我开始进行一些影像的试验和资料搜集,在每天的八个小时里,除了观察排练和拍摄影像,就是埋头苦干在思考剧本里的潜台词。

 

时间总是不够用,脑袋往往转动至最后一分钟。我每天就像一尊佛坐在同一个位置对着电脑和观摩。眨眼间,天黑了,我也圆寂了。准时十点大家便关灯离场,留待翌日继续排练。

 

大概到了一个多星期,Edward 又问我相同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已经自觉好像在台北生活了一个月。我没有试图表现我有多努力,只是当你每天专注做一件事,你便发觉时间不够用。

 

这使我想起《龙珠二世》里,当孙悟空自知不能招架新的敌人时,便会到修炼的地方──「精神时间廊」:外面的一天等于里面一年,里面是一个完全不同、无止境的白色空间,环境变幻莫测。

 

由于时间在此空间被扭曲,因此在此修炼能够令悟空等人能力在瞬间提升。

 

换言之,文山剧场便是我的「精神时间廊」。

 

天机不可泄露,可以和大家分享的是,非常林奕华里有一种时间,叫心理时间。

 

文:黎明昕(「剧场的继承者们」学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