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劇場繼承者們的見聞經歷(二)

27.1.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西九文化区与非常林奕华2016年8月合办「剧场的继承者们」计划,招募有意于剧场制作或艺术行政领域发展的年轻人,为本地剧场注入新血;21 位「准」继承者参与一连两日大师班,与非常林奕华艺术总监林奕华和几位本地剧场设计师深入探讨不同创作议题,其中4位参与者及后正式进入非常林奕华继续学艺,他们将会在此分享继承旅程中的点滴。

「剧场的继承者们计划」进行了两个多月,而继承者们的参与,亦进入第二个阶段。他们参与了非常林奕华一月中在葵青剧院的新制作《机场无真爱-欢迎来到薄情国》的各种工作,有些参与了宣传,有些则跟随创作团队到台北进行创作与排练。

 

跟随创作团队的继承者们,有些也写了一些笔记,在非常林奕华的Facebook ,以及另设是次制作的创作日志专页中发布,有兴趣了解的朋友可以去找找看,一窥排练的情况。

 

我相信这会和这次发布以下两篇继承者在工作一个月后写的感言产生有趣的对话,而我也相信,他们再看看这些之前写下的感想,也会带来更深入的思考。

 

参与一个新剧的制作,过程殊不容易,尤其是由于创作过程常常压缩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完成,在当中他们能获得多少启发,很大程度取决于自身有多主动去参与。

 

以我的经验而言,在排练空间里,很多时候是处于“Stand-By” 模式,而这却是最考验人的模式:想像一部电脑,Stand-By 久了,就会进入「休眠模式」,有些电脑从休眠模式醒来,总要花很长时间、有些电脑则可以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所谓的 Stand-By 模式的比喻,其实也不完全准确,在排练场里,其实必须无时无刻都张开眼睛;在排练与创作中,观看与思考是常态。

 

即使不在排练场,在香港进行宣传的继承者们同样也需时刻处于观看与思考的状态,因为宣传终究就是要把剧作推广给观众,所以到底观众爱看什么?剧作的讯息又如何可以与观众的喜好贴近一点?这些都是必须思考的问题。

 

这些继承者们,也分别写了一篇感言,放在《机场无真爱-欢迎来到薄情国》的场刊内,有机会的话,也希望能在这边分享给大家看看。

 

文:梁玮旸(「剧场的继承者们」项目统筹)

十月,由我们再添它的意义。

 

不讲究Facebook及Instagram的即食性,很少会在整理资料时,兴奋得要与同事/朋友立刻分享那些旧海报或单张。我拿着手上的单张、隔着那片小小的窗户,看到几栋在湾仔新建成的屏风建筑,令我想:这个城市未来需要什么的艺术?当下作为商品的艺术表演又是不是我们需要?

 

90年代,香港这个城市被迫走上世界舞台,演译著世界期望的、回归前后的香港。林奕华在这小小的城市中,创出作品中独有的「嬉戏」(Playful)个性,教大家认识了那个香港的另一面,一个中西融合、新旧交集的小小城市,香港可以中、西、新、旧都不是,她只是她自己,活在当下,想做便做。

 

早期非常林奕华玩味较重的某些单张及作品,例如《男装帝女花》(1995)或《爱的教育》(1997)等……反映了他的「非常」及「踩界」,由纯粹艺术到商业、由另类到主流,非常林奕华与香港像是两个难以定义的艺术名词,只要主流社会开始定义,他们便进入另一个「ism」(主义/论调)。

 

「不能定义」的这种特质,令任何事都充满可能性。

 

近年来剧团有如精品般的文宣、广告,正如香港在改变,非常林奕华这廿五年,努力对抗着「被平庸化」,找寻只属于他的当代感及美学。在全球化及中国化的主流下急速转变,我们作为香港艺术家,应该如何走只属于这个城市的路?但又能保存「人性」(Humanity)中的共鸣?香港/我们不应该是那几扇窗外的屏风建筑。

 

当大众紧跟着这个城市,我们为迎合别人的口味与步伐,改变了自己多少?遗忘了几多时间?香港人对身边事,就好像非常林奕华办公室中的尘封单张,数量之多,多得找不着一点时间去回看每一页、每一步。

 

但拨走单张上的尘慢慢阅读,我看到「性格决定命运」(《半生缘》,2004),再看到了「幸福与罗马一样,都是一天建成」(《命运建筑师之远大前程》,2010),亦见到「这是一个人人都替自己做红娘的时代」(《红娘的异想世界在西厢》,2011),最后是「每个人都要补自己的洞」( 《红楼梦》,2014),每一句说话代表了人生的不同,找到不同的时间与定点,重新出发,继续走那「非常」之路。

 

如「继承」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希望这第一个月的工作是未来无限可能性的开端。因为香港及香港的艺术界,需要有更多拥有温故知新的智慧与勇气的继承者,来整理时间给我们的点滴,开创真正属于香港剧场/舞蹈/艺术的未来。

 

文:刘咏芝(「剧场的继承者们」学员)

「如果非常林奕华是一件产品,它会是什么?」

 

要成功推广一件产品,先要了解它本身的定位和特点才能定下一个有效的宣传策略。非常林奕华,一个能屹立25年的艺术品牌,它的定位就是不甘随波逐流,与大众文化对着干,难得是剧团年度计划的主动性很强,对剧团的发展方向有独特见解,不断挑战剧团的可能性,很佩服非常林奕华团队的冒险精神及行动力。

 

经过几个星期与团队的分享及讨论,了解到香港剧团生存的限制及困难:有限的资金、专业技术人员不足、观众人数减少等都是每个剧团当下要解决的问题。

 

对于香港剧场的推广方式,发现许多艺团的宣传方式都较公式化,未能有效善用宣传品去建立品牌形象;同时,要尝试用大众的语言透过宣传品与他们沟通,先要引他们入剧场,再透过作品培育观众的艺术见识。

 

在香港,艺术推广不是单单个别的宣传项目,而是一种文化改革。如果有一天,香港人宁愿入剧场而不去食好西。这,就是革命成功。

 

文:林珍真(「剧场的继承者们」学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