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Tim Crouch:剧场不止演戏

4.12.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观察者」工作坊导师Tim Crouch(左)及「表演基本步」策划、进剧场联合艺术总监Sean Curran(右)

「观察者」工作坊导师Tim Crouch(左)及「表演基本步」策划、进剧场联合艺术总监Sean Curran(右)

英国著名剧场创作人添・高治(Tim Crouch)早前来港演出《我,马伏里奥》(I, Malvolio),演出过后,Tim和我们谈到他的创作、演出,以及他下月来港进行为期十天的「表演基本步」工作坊。

问:在《我,马伏里奥》中,表演空间好像延伸到观众席中,而你在开场时已站在舞台中,你是怎样看「表演」的界线呢?

Tim:当观众开始进场的一刻,表演就开始了。我认为我的作品都有一个明确的意图:模糊「表演」的界线。在《我,马伏里奥》中,我游走在Tim Crouch与角色之间,同时希望观众能够成为剧中角色之一;因为对我而言,观众是表演的基本要素之一,没有观众就没有表演可言。没有观众的表演者,大概就像疯汉一样。

我既要按照编好的剧本推进,又要尝试引导观众的参与,的确殊不容易,有时候我也会迷失在即兴表演中,那就得想办法重新投入戏剧进度与角色。在演出中,我会直接呈现这种由Tim进入Malvolio的角色转换,毫不掩饰;我会说「这是伊利里亚」(编按:《第十二夜》的一个地方),再问观众「这里是哪?」,然后邀请他们回答「这是香港。」我相信观众有能力接受这种双重性,正如我既是Tim,也是Malvolio。

《我,马伏里奥》香港演出

《我,马伏里奥》香港演出

问:你应该对剧场观众很感兴趣吧?否则很难在短时间中找到合适互动的观众?

Tim:如果对人没有兴趣,我真的想不到为什么会做剧场。创作是为了让观众投入并参与其中,而非自我陶醉。创作就是艺术家将意念传达给观众的过程。我常常思考,到底自己希望在观众心中激起什么思绪;我视观众与我平等,作为表演者,不应使观众觉得他们是来朝拜大师或明星。我想让他们从表演中得到自己创作的力量。

问:这个过程似乎就是表演的基本步吧?那么「表演基本步」工作坊又会是怎样的?

Tim:在英国,很多时候出现拨了款、建好了场地,但当营运时,却没资源或人让场地变得具生命力。我们太常忘记,建筑只是个载体,当中的活力才是重点,因此,当西九文化区与Sean说要举办「表演基本步」工作坊时,我非常认同,希望能为新的场地带来新想法与新概念,并与香港戏剧界一同思考何谓「剧场创作者」。

Sean:我们开展这个系列,是希望海外艺术家来港时,不止是表演,更可以透过亲密的工作方式启发本地艺术家。我觉得这在香港也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当下表演艺术工作者大多从事表演多于创作,我希望香港能培育更多「剧场创作者」。

Sean Curran希望借着亲密的工作方式启发本地艺术家,为香港培育更多「剧场创作者」。

Sean Curran希望借着亲密的工作方式启发本地艺术家,为香港培育更多「剧场创作者」。

Tim:对,我来并不是办一个有关「如何演戏」的工作坊,而是一个关于「表演创作」的工作坊。参与者可以是演员、设计师、导演等,来自不同范畴更好。我也不希望参与者视我为「大师」,我希望分享我的创作方法,让参与者进而思考自己的作品,碰撞出一些火花。我希望在场地建成前为香港带来更多有关人与作品之间关系的思考。毕竟,没有人的活力,建筑物距离废墟,仅是一步之遥而已。

Tim Crouch表示,剧场只是一个载体,当中的活力才是重点,希望透过工作坊与香港戏剧同业一同思考何谓「剧场创作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