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舞」界限 一 场人人起舞的派对

16.3.2017 | danc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数月来追访参与「WE Dance」的不同表演团体,眨眼这个大型舞蹈盛会已来到最终篇。在今个月第二个星期日(2月12日),我有幸可以趁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凑热闹参加这个活动。在12度的低温下,最后我们却满头大汗离开……

 

踏入苗圃公园的「自由约」,出售手作精品的市集商店已设好在两旁开始营业,但抓着我目光的,是伫立在路中心的两个白色「雕像」。她们二人,一个是健全的,另一人则没有双臂,但大家从头到脚都涂上白色,在行人路上各个用粉笔划上的圆圈中摆着不同定格甫士,俨如雕像一样。她们的出现引起游人的兴趣,有些更走近打量她们,围着拍照。

两个白色「雕像」,其实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伤健艺术家杨小芳(Cherie)

两个白色「雕像」,其实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伤健艺术家杨小芳(Cherie)

「妈妈,这个人没有手,她是假人吗?」有个小孩大声问。

 

母亲尴尬答道:「唔……我想应该是吧。」

 

谁不知两个「雕像」突然以大幅度动起来,脚踏滑板一跩,便沿路溜到前方大圆表演场地的大舞台,正是当日「WE Dance」的基地。

 

表演还未正式开始,但台边已聚满男女老幼的观众,欣赏本港知名舞蹈学校Studiodanz的暖场演出。紧接精彩的嘻哈舞,两个「雕像」登上舞台,以默剧形式舞动身体,还邀请小孩上台跟着她们一起跳,动动肩膀,扭扭屁股,逗得现场传来一片欢笑。

青年舞者聚首一堂

 

「今天这活动真是个好机会让我们舞蹈界的旧雨新知聚首一堂,仿佛没几个大场合能聚集大家!」新约舞流负责人Cally说。

 

聚集的不只是观众,也是舞界不同团体。大家平日忙着排练,都未必有机会同台演出,但「WE Dance」的平台却汇聚了多个青年舞群。新约舞流和城市当代舞蹈团舞蹈中心(CCDC)都带来新一代舞者的作品,后者更送上青年人的自创舞作,表达对填鸭式教育的无奈不愤。

 

香港演艺学院表演艺术教育中心的中学生,亦有板有眼地表演踢腿、打侧手翻。负责老师李咏静特别挑选为人所熟的曲目,让青年舞者先后在 High School Musical 和 Hairspra​​y的主题曲下起舞,带动全场气氛。舞者家人齐集观众席,全家总动员拍手和应,举机捕捉学员的神态,家人的支持非常温暖。

香港演艺学院表演艺术教育中心的中学生,术教育中心的一群青春可人的中学生,穿上啦啦队服饰的少男少女跑上舞台,随着熟悉的音乐跳着舞步,还有板有眼的踢腿、打侧手翻。

香港演艺学院表演艺术教育中心的中学生,术教育中心的一群青春可人的中学生,穿上啦啦队服饰的少男少女跑上舞台,随着熟悉的音乐跳着舞步,还有板有眼的踢腿、打侧手翻。

多元和谐共舞

 

年龄不是界限,伤健亦可共舞。

 

香港轮椅舞蹈运动协会的作品,更是令很多观众大开眼界。香港拉丁舞蹈员Holly Yau与需使用轮椅的Philip Wong,齐齐穿上海盗王的服饰,翩翩跳起拉丁舞。我身后有个中学生跟朋友讨论起这少见的舞蹈,说:「原来坐轮椅都可以跳拉丁舞!」

 

至于之前访问过的共生舞团都有份参与今次演出。欢众看着轮椅使用者都跨越身体限制,试着优雅漫舞,无论男女老幼,不管有没有舞蹈根基,都跟着优美的音乐,伸展双臂、轻快地踏着小跳步、曼妙地转身,感觉煞是和谐。

共生舞团的舞者踊跃邀请观众与他们一起共舞。

共生舞团的舞者踊跃邀请观众与他们一起共舞。

大会早前透过网上招募,邀请喜欢跳舞但苦无表演机会的人,登上「人人舞馆」的舞台。带来比较陌生的舞种,例如:宝莱坞舞、婆罗多舞等。台下围观的人,不但举起电话拍摄,演出结束后亦抓住身穿民族服饰的舞者合照,有观众甚至尝试跟着模仿舞者的舞姿。舞蹈不但打破身体限制,更越过了文化差异,在「WE Dance」的舞台上多元共舞。

难得一见的开放空间

 

节目开头亮相过的白色「雕像」,到节目尾声再踏着滑板出场,原来她们是本地舞蹈家徐奕婕(Ivy)和伤健艺术家杨小芳(Cherie)。这表演延续默剧色彩,跳着夸张的探戈舞步,然后突然拿出粉笔在地上划上「跳飞机」,又作前后平排玩起躲猫猫,窝心又有趣。

 

只是想不到她们突然会跳进观众席间,近距离在观众旁边起舞,实是一大惊喜。 Cherie就在我前面某个位置坐下,附近观众对她非常热情,咧齿笑不停,有些更拿着相机不断追着她拍照,成功跟现场打成一片。 「我从观众的眼神感受到他们的炽热,而且一点也不惊讶,令我很高兴!」Cherie 表演后说。

 

她的拍档Ivy补充:「从节目开始就能够跟观众作这么亲密的交流,气氛还这么好,我们都很珍惜能在这种空间跳舞的机会。」Cherie 抢着说:「香港真的是需要如此开放的空间。」

走入观众堆中的 Ivy。

走入观众堆中的 Ivy。

无分老幼 以舞会友

 

开放空间,观众参与又怎么可少?

 

Studiodanz的一众老师压轴上场,表演有型有格的 Urban Dance 之余,也透过「人人学堂」这环节,向现场观众教授几个基本舞步。不消数分钟,舞池围满了大小朋友。老师传授街舞口诀,即使是小朋友都很快掌握动作,音乐奏起后,还跟大人一样跳得有模有样,大小朋友 battle 起来比拼舞姿!

 

在学堂学过几招的观众,相信在看Studiodanz的演出时,也开始心瘾难耐。节目尾声是继续由一班导师们主持的「人人舞池」。这部份没规举限制,邀请全场人士走入舞池,在嘻哈音乐伴奏下大展身手。

 

一晃眼,舞池又聚满男女老幼的观众,人人化身舞者,一边甩头跃跳着,一边大力挥舞双手,当然不少得要再将刚才所学的舞步运用出来。有些较有自信的,更大方在人群中一秀花巧的动作舞姿,以舞会友。那时夕阳逐渐西下,但对场内参与者来说,这才是活动高潮的开始。

 

舞界限 舞出去

 

想不到在一个下午,西九文化区有这么多参加者一起在分享舞蹈的乐趣,观众的参与不只是欣赏表演,还包括摇身化成舞者,以及思考关于跳舞的种种。在同一平台上,专业的舞蹈表演团体、舞蹈训练学校、共融机构和自发的业余组织或个人都能各展所长,开阔想像舞蹈的界限。

 

舞蹈交流当然不限于本地,西九文化区将分别与芬兰三间舞蹈机构和澳洲Dancehouse,开展两个为期三年的「国际创意交流」计划。香港代表的舞者分成两批,分别到芬兰和澳洲参与工作坊及艺术节演出;两地舞者亦会来港交流,进一步扩阔舞蹈创作的视野。

 

人人可以起舞的派对落幕,舞蹈的力量还继续伸展出去……

 

文:梁心羽

 

(本文为立场新闻 x 西九文化区「WE Dance 人人起舞」的合作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