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佳偶天成》

28.7.2017 | chinese opera.
秋盈

秋盈

粵劇《佳偶天成》為內地著名編劇秦中英(1925-2015)的喜劇作品,1994年2月10日由「福陞粵劇團」首演。2017年2月,「粵劇西九新星展」曾以此劇與觀眾共賀新歲,贏得一致好評。

新星阮德文飾演王子美

新星阮德文飾演王子美

《佳偶天成》共分七場,劇情緊湊,結構嚴謹。故事講述王知府有意撮合獨子王光卿與侯爺千金李月嬌的婚事,但深知兒子其貌不揚,於是請家道中落的姪兒王子美頂包相親。王子美為籌措上京應考的盤纏,無奈答應。另一邊廂,李月嬌亦自知長相欠佳,於是找來貌若天仙的表妹張玉鳳冒充自己。誰知一場花園邂逅,王子美與張玉鳳一見鍾情。侯爺非常滿意「未來女婿」才貌雙全,不惜軟禁他來迫婚。王光卿聞訊趕至,與李月嬌碰個正著,得悉真相。兩人竟然互相嫌棄,甚至合謀實行移花接木之計,希望各自騙得意中人入懷……此劇內容輕鬆惹笑,連番馮京作馬涼的橋段,教人想起《喬太守亂點鴛鴦譜》、《風箏誤》、《花田錯》等古典小說和戲曲。

新星李沛妍飾演張玉鳳

新星李沛妍飾演張玉鳳

此劇表演手法較活潑,加入了少許西洋音樂和舞蹈的元素;演員部分身段和動作幅度也稍為誇大,以加強喜劇氣氛。

俗語說:「相由心生」,似乎是將容貌的美醜,與內心的善惡畫上等號。其實我們都知道「以貌取人」有失偏頗,是不對的;但理智上明白是一件事,主觀感受又是另一回事。畢竟,愛美是人的天性,見到漂亮的人和事,自然心情愉悅;相反,遇上不怎麼好看的,總會心生厭惡。人既有七情六欲,要打破先入為主的不良印象,自然需要更多的努力。大概因為這樣,文學家才會創作《醜小鴨》、《鐘樓駝俠》、《美女與野獸》等故事,傳媒亦不厭其煩地重複報道「某善長貌不揚心不醜」、「衣衫襤褸者原是隱形富豪」之類的花邊新聞。

新星譚穎倫飾演王光卿

新星譚穎倫飾演王光卿

有趣的是,《佳偶天成》似乎反其道而行,印證了「相由心生」的說法。在講究眾生平等的今天,可能會令人覺得略帶歧視之嫌,但相信編劇並無此意,我們也不妨換個角度來理解。仔細推敲「相由心生」四字的本意,應是指一個人相貌的美與醜,取決於他內心的善與惡。只要內心善良,相貌自然娟好;如果心生惡念,容貌也會隨之變差。換句話說:心腸是因,容貌是果。但不知為甚麼,如今這四字常被誤解為「既然某人貌醜,所以他的心腸一定不好」,倒果為因,跟本意完全相反。

新星瓊花女飾演李月嬌

新星瓊花女飾演李月嬌

再來細讀《佳偶天成》的劇本,不難發現編劇多費筆墨,將男女主角四人的言行和性格構成強烈對比,逗樂觀眾之餘,也引導他們思考容貌與心腸的關係。例如王光卿貴為知府之子,名副其實「以貌取人」,見媒婆長得不錯,竟也調戲不誤。王子美深知冒名相親等於詐騙,毀掉對方終生幸福,本想一口拒絕:「就算是瞞天過海,深防德行損虧。生平真義待人,不會虛勞作偽。」李月嬌一心只想跟「風流英秀」的王子美成親,完全沒想到把表妹推給王光卿有甚麼問題。張玉鳳得知王子美被軟禁,不顧安危馬上設法營救;明知他可能心生嫌隙,也不想欺瞞心許之人,決意表明身分。看到最後,觀眾應該會明白編劇的題旨所在:主角的性格,才是決定他們際遇和姻緣的主要因素。戲文取笑和諷刺的對象不是容貌,而是自私、涼薄等人性的缺點。

新星曾素心飾演美珠

新星曾素心飾演美珠

延伸閱讀:錯有錯著結良緣

《喬太守亂點鴛鴦譜》出自明代馮夢龍(1574-1646)編撰的短篇小說集《醒世恆言》卷八。話說劉家與孫家各有一雙兒女,劉家兒子名璞,自幼與孫家的女兒珠宜定了親。劉家女兒惠娘,許予裴政;孫家兒子玉郎,則另聘徐文哥為妻。誰知劉璞得了重病,父母安排他迎娶珠宜沖喜;孫家不願意,暗遣兒子玉郎男扮女裝代妹出嫁。因劉璞仍臥病,劉家只好讓惠娘陪「嫂嫂」就寢,誰料兩人一見鍾情,私訂終身。後來劉璞病情好轉,孫家也想換回兒子,孫玉郎卻與劉惠娘難捨難離,隨即東窗事發。消息傳到裴家,裴父盛怒之下告上衙門。喬太守召來眾人問明原委後,判孫玉郎與劉惠娘結為夫妻,又將徐文哥改配裴政。

《風箏誤》是明末清初李漁(1610-1680)的傳奇作品,為「笠翁十種曲」之一。至今崑劇仍有演出部分折子,又曾改編為京劇《鳳還巢》。話說詹烈侯育有兩女,長女愛娟,性格潑辣而貌醜;幼女淑娟,生性溫柔而貌美。某日,詹淑娟在園中拾到一隻風箏,上有書生韓琦仲的題詩,心有所感,提筆和詩一首。風箏的主人戚友先派人取回風箏,自幼寄居戚家的韓琦仲看到詹淑娟的和詩,不禁大喜若狂,又在風箏上題詩,然後再放風箏,希望成就良緣。誰料這次拾到風箏的是詹愛娟,她誤以為題詩者是戚友先,於是託人相約對方於月夜相會。韓琦仲冒充而至,卻被詹愛娟的模樣嚇跑。後來詹愛娟奉父母之命嫁予戚友先。新婚之夜,詹愛娟竟以為新郎是冒牌貨。戚友先看見妻子的容貌,同樣大發雷霆,但又無可奈何。未幾韓琦仲高中回來,如願迎娶詹淑娟。

京劇《花田錯》取材自《水滸傳》第五回〈小霸王醉臥銷金帳,花和尚大鬧桃花村〉,由名旦荀慧生根據傳統劇本整理及改編。唐滌生也曾改編為粵劇《花田八喜》,為「仙鳳鳴劇團」第三屆(1957年1月)演出劇目之一。1962年又有國語電影《花田錯》,由樂蒂、張仲文等主演。話說桃花村富戶劉德明之女劉玉燕,於花田盛會邂逅賣畫書生卞璣,兩人一見傾心。丫鬟春蘭稟明老爺,劉德明遂命人請卞璣前來說親,卻請錯了小霸王周通。周通聲言須於三日內成親,於是春蘭教卞璣男扮女裝,到劉家私會劉玉燕。此時周通派人搶親,竟將卞璣搶去。其後,周通因涉嫌搶劫生辰綱而被捕。其妹周玉樓察覺卞璣乃喬裝改扮,問明原委後放走了他,並資助他上京應試。劉德明以為愛女被搶,派人到周家搶人,誰知搶來的卻是周玉樓。為免節外生枝,春蘭遂教周玉樓女扮男裝,與劉玉燕成婚,並讓周玉樓住在劉府。周通獲釋後,威脅當晚再來搶親。魯智深聞訊大怒,假扮新娘,躲在帳中,待周通來到時把他痛打一頓。周通落荒而逃,魯智深窮追不捨,途中遇上李忠,合力把周通制服,迫他向劉德明陪罪。此時卞璣亦高中回來,與劉玉燕終成眷屬。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