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安提‧漢普頓: 《另一個人》﹝香港篇﹞參加者回應

30.3.2016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另一個人》設有多個部份。觀眾將於「非劇場」的空間,經歷一次集誠意、自白與幽默感的體驗、與都市裡陌生人接觸,並展開交流。《另一個人》的體驗從一個四十五分鐘的聲音導航開始, 並於首部份的一、兩天後延續,甚至未來的某一天繼續發生。在過程中,皺皺的紙張、像真度極高的雙聲度環境聲音與及香港最巨大的文字顯示等不同媒介,激發我們對社會的想像,靜靜地引領改變。  

 

我們的表演藝術團隊訪問了多位參加者,請他們分享參加後的感受。

Hei:「我們太過習慣劇場的時間限制,要在兩小時內完成故事的起承轉合,這次的《另一個人》(香港篇)不但沒有故事情節,還把劇場時間打碎,變成我們真實的生活時間,當中產生的意義來得更加深刻。」

Hei:「我們太過習慣劇場的時間限制,要在兩小時內完成故事的起承轉合,這次的《另一個人》(香港篇)不但沒有故事情節,還把劇場時間打碎,變成我們真實的生活時間,當中產生的意義來得更加深刻。」

Kit:「(作品)提到有關恐怖分子、有關回教那些事情,可能正是無知及誤解把我們區分了,不去接觸某一些人;好像路過中環,可能見到一個西裝上班族,我覺得和他完全沒有關係,所以不去接觸,但我現在也會嘗試。因為好像這種藝術可以擴散這個概念(促進人際交流),令到這個地方出現改變,由今日下午在西九開始,大家都會增加溝通。」

Kit:「(作品)提到有關恐怖分子、有關回教那些事情,可能正是無知及誤解把我們區分了,不去接觸某一些人;好像路過中環,可能見到一個西裝上班族,我覺得和他完全沒有關係,所以不去接觸,但我現在也會嘗試。因為好像這種藝術可以擴散這個概念(促進人際交流),令到這個地方出現改變,由今日下午在西九開始,大家都會增加溝通。」

Jacqueline:「作品勾起了我們對人與人溝通的聯想,我們何時會與陌生人開接接觸?可能都要視乎環境這個因素。有時身處舊區,例如我在西環上班,吃飯期間旁邊婆婆可能就會主動搭訕,但你試試想像,當你來到鬧市商場,如果繼續和人搭訕,就會讓人感覺較『騎呢』,相反當你身處一間舊區茶餐廳,大家都已習以為常,但是這種空間,在香港已經愈來愈少。」

Jacqueline:「作品勾起了我們對人與人溝通的聯想,我們何時會與陌生人開接接觸?可能都要視乎環境這個因素。有時身處舊區,例如我在西環上班,吃飯期間旁邊婆婆可能就會主動搭訕,但你試試想像,當你來到鬧市商場,如果繼續和人搭訕,就會讓人感覺較『騎呢』,相反當你身處一間舊區茶餐廳,大家都已習以為常,但是這種空間,在香港已經愈來愈少。」

劉先生:「平日面對面見到其他人,就算大家無事可做,都未必有機會去聊天,相反這個作品打破了這個常態,例如剛才有段錄音,都叫我們反思一下,會否再有機會可以將這種互動帶到劇場之外,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不過現在我不會排除這個可能。 」

劉先生:「平日面對面見到其他人,就算大家無事可做,都未必有機會去聊天,相反這個作品打破了這個常態,例如剛才有段錄音,都叫我們反思一下,會否再有機會可以將這種互動帶到劇場之外,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不過現在我不會排除這個可能。 」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