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鄧樹榮 x 白光劇社 由《安提戈涅》談到中國當代劇場前路

27.10.2016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獨立劇團的路愈難行,愈不能孤軍上陣。與北京白光劇社合作《安提戈涅》後,讓鄧樹榮體會凝聚各地力量的重要,「只從媒體等第三者輸出的概念,去推敲異地或他者的處境,無助了解真實世界;我珍惜親身到內地觀摩,以及白光全團來港演出的第一身交流,這讓我們深入兩地的劇場生態、創作困局及演出情況。」   他憶述,北漂自由身演員的專業深深打動了他,「他們幾乎不缺席排練,對演出高度投入,啟發我未來栽培香港年輕演員時,會份外留意持續學習心態及群體性;當我目睹內地各種教育推廣,像上海國際藝術節的扶青計劃等栽培的文藝青年,也明白要令劇場發展成創意工業,必須提升觀眾的美感教育,諸如此類的觀察,均是好的提醒。」   白光劇社出品人韓江亦同意,促進交流有助開拓劇場未來,「中國戲劇縱然有良好的戲曲傳統及演出者,可是百年來尚未在國際建立明確地位,近三十多年,只屬世界戲劇裡的一個側影,即使近年業內人士可以大量出國觀劇,各大城市也能看到全球最好的戲劇演出,但我們的文學修養,美學高度,都不足以談到面對世界能夠有甚麼機遇與挑戰。」   他表示,正正是針對基本美學的問題,白光成員當初才會想到每年拿幾十萬元做創作,以求打破現有的表演和戲劇模式,而跟鄧樹榮的合作,更是一次跨地域的實驗,「我與鄧導認識近十年,以藝術家的共識,相信他可以給演員和劇社帶來好經驗;戲劇是綜合語言與肢體的藝術,尤其鄧導的作品,在觀念上、意識上、美學上,是完全寬容的,這讓我們找到共同的創作語言。」   韓江認為,內地與香港擁有共同的美學根基及語言邏輯,足以令兩地戲劇長此發展下去;今次完成《安提戈涅》之後,他期望兩地人員繼續互補長短、共同成長、走向國際,「先天優勢必須是我們的傳統藝術及文化根基。國際是甚麼?西方的各種流派與體系就是國際嗎?也未必,世界上完全不可缺失的,就是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和整個亞洲的影響。」

《安提戈涅》演員張銘益昔日在英國艾克斯特大學修讀戲劇系,其後回國參與白光劇社,今次更有機會與鄧樹榮的合作,她肯定文化交流確實有益於表演者的成長,「難忘外國劇場對於經典的重視,不僅是莎士比亞,許多經典都會被反覆地以各種形式和樣式排演,並發展出不同的新角度,讓人大呼『過瘾』,難得白光同樣專注經典,讓我也能學習挖掘經典對於現實生活的意義。」   至於鄧樹榮一直專注發展的形體劇場及「前語言」訓練,張銘益認為對本身已有舞蹈基礎的她,提供了進一步了解身體與表達的機會,進而追尋達至身心合一的演出。   「作為年輕的表演者,我期望看到國内外更多不同文化及訓練背景的藝術家們合作,一起豐富中國戲劇的内容,放開自己的能量去創作,與觀眾開拓更遼闊的劇場世界」,張銘益總結。

日期 04.11.2016 至 06.11.2016   時間 16:45 – 18:15   安提戈涅 – 網上直播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