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出界的看法

15.4.2016 | art. , lifestyle.
李嘉晉

李嘉晉

M+ Summer Camp participant

由入營前到在出營後,雖不能說甚麼啟迪人生,但也算是感概良多。

從200人中的面試者突圍而出成為那100個參加者,現在想起來,才會顯得格外歡悅。夢想成為小說家的我,參加M+夏令營的原因,無非就是想從營中的生活來獲得靈感,充實我的故事創作。不過想像總是會屈膝在現實身前,除了每一天都有磅礡的靈感衝撞著我的腦海外,還有不同的感觸泛於心頭。這除了歸功於各導師及表演者的精采外,還有在幕後勞苦功高的策劃人,在背後計劃著每一步,令整個夏令營都別開新面。

在參加夏令營時,我被分派至石家豪帶領的E組,離開夏令營這麼久,仍然記憶猶新的居然只有「閉起雙目然後思考人生」這句話,真是想在地上挖個洞然後把頭插進去。不過當然了,雖然我們那組頹是頹了點,可是論內涵,我們可不會輸比其他組。

除了組別外,另一樣重要的東西在M+夏令營就是工作坊了,原以為那些工作坊的形式就是像講座般的形式教學,結果當然是和想像的差天共地吧!沒有無重點的演講,更沒有煩人的「指指點點」,一切都是由自己作主,憑自己的創意做事。有趣之餘更可以有成就感,完全是輕鬆的節奏。短短兩小時像是流星般劃過,雖然短暫,但絢麗,無數感觸已在心頭,實在獲益良多。

「在玻璃屋中雖然可以看到世界,但卻只能從玻璃中看世界,而無法觸碰它。而出界的意義就是要伸出自己的手,打破那層玻璃,從而探索這個世界。」

這是我在第二天對今次M+夏令營的主題 – 出界的看法。甚麼是出界?這個問題其實我在一開始乘旅遊巴時已經聽到有人訪問時有問這條問題。初次聽,感覺這條問題像是一塊尚未打磨的美玉,不能看清石頭中的瑰麗。我呆坐在那座位中,不消片刻,心思已轉到窗外的景色,可就在這一瞬間,我忽然發現到一些事物!原來我們一直都是隨著一塊玻璃來看風景的!說到這裡,你可能已經情不自禁地嘲笑我十分幼稚吧?其實不用介意,我寫到這處時也要自嘲一番,可是我們就是要隔玻璃看風景!這就是一條界!一條我們皆認定的界,而出界,不就是很簡單的打破那層玻璃去看世界嗎?

入了營的第一個晚上,我再一次思考這一個問題,發現答案是沒那麼簡單。打破玻璃,你有這樣的力氣嗎?打破玻璃,你怕痛嗎?打破玻璃,你怕被人詬病嗎?種種直觀的問題浮現著心頭,令我深深地明白,出界,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第二個晚上,經過一天的經歷,令我又有一些新的體會。出界,雖然是困難,但不是沒可能,只要你不懼怕那些束縛,不就成了嗎?在那晚,我認為出界是一種控訴,是一種不滿,是一種對固有事物的行動。

第三個晚上,我躺在床上,想了想,忽然認為出界是一種奇怪的行為。因為即使出了界,是不是還有一條界在外?又或者說,出界本身就是一條界,沒有出界就是出界?甚至是即使你想出界,也沒有界給你出?想了又想,輾轉又反側,差點讓旁邊的房友沒個好睡,就是沒有想出甚麼有用的答案,整個腦海就是一片凌亂,彷彿在第二天的訪問中的答案就是一個錯字。最後那晚的結果是甚麼?沒有結果。就直接抱著這凌亂的腦袋睡了,直到現在我在寫這篇文章。

離開了M+夏令營,然後被人邀請寫這篇文,我才開始再次認真地審視這個問題,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終於讓我有了少許頭緒。

出界,不是一種態度,更不是一種無目的的行為。它的存在像是一件壓箱底的利器,平常並不會顯露在任何事上,它只會靜靜地沉睡,等待著需要它鋒芒的時刻。真正可以亮出它的時候是有事情抵觸到我們的根本 – 價值觀時。社會體制、做人處世,甚至是生活細節,都可看到它的身影。

不過可惜的是,它的存在只會建基一種東西上,沒有這種東西,出界也定不存在了,這樣東西是甚麼?是選擇。當沒界讓你出,直接就是一片荒蕪,你根本無能力去做任何事,你可以怎辦?出界的相反是甚麼?是適應。不過這是另一課題了。

所幸的是,隨著知識、科技的增長,選擇這種東西從來沒有離開我們,可是當選擇是錯的時候,出界也可能隨時變成一把雙刃劍,把自己劈傷之餘,還把別人給砍死。所以總括而言,出界是一種對任何事物都會有影響的行為,當用對的時候便會造福人民,可是用錯的時候卻會生靈塗炭。在不變中尋找改變,在改變中尋找不變。

最後想在這裡感激M+夏令營的所有人的參與、努力和心血,在這我學習了很多東西,希望下年暑假再有幸佔到一席位,再次進入M+這個大家庭。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