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自由的動靜

9.2.2017
香港文學館

香港文學館

「自由約」(Freespace Happening)自去年九月開辦以來,每月都提供煥然一新的節目,除了讓觀眾享受愉快之外,亦是以各種方式,展現「自由」的可能性,把高質的藝術融入到悠閒的氣氛中。

 

混雜多元的自由

 

如何能體會自由?對很多香港人來說,「唔駛番工」可能就已代表了自由之體驗。事實上,自由包含著「否定」—「自由感」很大程度上來自籓籬的打破,人們越過有形或無形的邊界,接觸陌生與新鮮之物,抖落塵囂與枷鎖,看到世界與自己不同的一面。而「混雜」(hybrid)的面貌,把多種元素交叉結合重塑新貌,在顯現舊脈絡的同時也讓我們知曉藝術的創作自由,乃不受規限。

Mike Orange & The Universe Travellers

Mike Orange & The Universe Travellers

Teriver Cheung x Jan Curious

Teriver Cheung x Jan Curious

Mo-Men-T

Mo-Men-T

黃家正 (Music Lab & Strangers)

黃家正 (Music Lab & Strangers)

「自由約」的音樂節目,極頻繁地製造本土樂手碰撞交流的機會,各種單位,包括本土indie rock樂隊觸執毛成員Mike Orange和Jan Curious、青年音樂家黃家正、唱作人符致逸等等,都已和新朋友合作,在台上作出了開放多元活潑的嘗試。爵士樂這種講求即興自由創作的樂種,也是「自由約」裡的寵兒,爵士樂團 Mo-Men-T、來自瑞士的色士風樂手 Christoph Grab、爵士樂四重奏In One Stroke等等,在這個冬天交互演奏,讓西九洋溢爵士繽紛狂放的氛圍,連天空的色彩都似乎要改變。

 

舞動:自由的嚮往

 

「自由約」裡有樂有舞,而舞蹈其實不止於「隨音樂節奏起舞」,更不必然需要固定的曲目,當代舞蹈其實更多是舞者展現與身體的對話,尤其即興的無規則的舞動,乃自由尋覓自己的律動,重新發現身體。這裡面有一種平等的當代意識。「自由約」中的 WE Dance 以「人人都可起舞」為主題,即場的教與學,即興的創作,並展示不同舞種的舞蹈展演,有人人舞館、人人學堂,以及人人舞池,舞蹈在此呈現為開放、公共、自由的快樂藝術。在11月的活動當日,曾經即場用大聲公招納年輕人參加創作,用一小時左右學習舞步,共同編創,最後完成一隻舞作。經驗證明,即使是從未學習舞蹈的初哥,也可以快樂地共同完成一支作品。二月的「自由約」,WE Dance將舉行大型舞蹈派對「WE Dance舞‧會」,為活動系列作結,令人引頸以待。

「WE Dance舞‧會」

「WE Dance舞‧會」

兼有作家與舞者經驗的俞若玫,在最近引起相當注視的文章《WE Dance:有沒有驚動自由?》中指出,這種即場協作的舞蹈工作坊,「需要強大的同理心、聆聽的專注、分享的心胸、對變數的即時應變、美學的選擇、跟環境的連結、發揮不同身體的潛能等等,都不是傳統舞蹈技巧上的要求。另外,很重要的是,舞者對自由的嚮往,有能量突破框架,拉開對身體的羈絆,讓舞蹈成為日常,成為生活的一部份,也成為體會自由及表達自己的方法 。」而合作展演團體還包括香港輪椅舞蹈運動協會,超越限制的能量令人感動。舞蹈是瞬間的藝術,在舞動、教與學的剎那,我們都在以身體思考自由。

 

學習奔放與沉靜

 

「自由約」的親子場合被ohmykids搞得有聲有色,嘗試由孩子開攤搞巿集,一月更曾設「開咪」之舞台,讓小朋友做主角帶領一家大細,表演唱歌、跳舞、棟篤笑等等創意表演,造型用心,表演可愛,施展渾身解數。不過所謂一動必有一靜,二月ohmykids設有「空白一遍」環節,父母孩子都可在專業導師的指引下,清空思緒,安靜內觀。現在的孩子可能太多活動太多壓力,完全複製了成人的模式;這種新穎的策劃,將可以讓父母和孩子同時學習放鬆。

「開咪」

「開咪」

「空白一遍」

「空白一遍」

在繁囂的現代生活中,沉思也許是自由的最基本的方式。在七聲五色之外,我們須要一些導引,到心靈的深處。近年就有不少人,在西藏頌缽那渾厚通靈的聲音中,尋找自己的歸處。二月自由約的中央草坪位置,著名藝術家及舞台設計師曾文通將會帶領學生們演繹多個頌缽。如此環境之中,心靈能否自由地安靜下來?頌缽的力量有多強大?你的心有多深奧?我們期待你們親身體會之後的答案。

曾文通 及 頌砵行者 將於2月的「自由約」演出

曾文通 及 頌砵行者 將於2月的「自由約」演出

植物才是重點

 

西九的苗圃公園概念,乃是建築師Foster方案當年獲得支持的最大關鍵。當我們參與「自由約」,那些安靜地為我們提供樹蔭、香氣、細緻落葉的樹木,乃是這個環境中最意在言外的重點。植物書籍近年在書巿頗有聲勢,對植物的愛長存人們心中,偶然表露一二。西九邀請作家書寫植物,一月「自由約」根據著名詩人鄭單衣、鍾國強、曹疏影、劉芷韻、洪曉嫻所書寫的五種植物,點成路線策劃植物導賞團,同時講解植物知識與文學描寫,以多重維度助我們認識植物。

 

文學的書寫比如鄭單衣的《翁說》一詩,詳細採納了這種香港原生植物的形態、名稱、植物特性,一一變為抒情美麗的意象。曹疏影《水杉調》則以「綠火焰」來形容水杉這種珍貴古老的植物之外貌,並以「女孩挖見了自己的鑽石骨」等句子,呈現水杉作為世上現存最古老的植物品種,乃保存了地球最深邃的秘密。一月的植物導賞反應良好,迅速爆滿,二月將會載譽重來,報名要趁早。在觀賞中,我們也可以認識並關懷,這些植物能否在西九苗圃中自由安好地生長,就當它們是我們長期的朋友。

「寫樹 - 在公園漫遊」導賞團

「寫樹 - 在公園漫遊」導賞團

「草原圖書閣」

「草原圖書閣」

自由是動態的活動,也是靜態的自如,它在動態與靜態中,生長變化。就以看來最靜態的「草原圖書閣」來說,人們安靜看書,漂走自己覺得有意義的書籍。在這樣靜態的活動中,我們發現,草原圖書閣的書,自然而然變得愈來愈多,也保持一定的高質。不計金錢,讓人們自由拿取,人們也會出於自願地把自己擁有之物,拿來與陌生的他人分享。免費的,開放的,公共的分享,讓我們看到自由的美德一面:不受規限,我們反而變成更好的人。

 

文:香港文學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