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敢探號」流動創作教室 與阿喜一同將無用變有用

7.3.2018 | 藝術., 展覽.

西九網誌編輯
吳家俊是第四位與「M+ 敢探號」合作的藝術家。

藝術的功用是甚麼?是為陶冶性情?還是表達自己?

很多人會覺得藝術遙不可及,甚至以時下潮語:「識條鐵」作為回應,但對於藝術家吳家俊(阿喜)而言,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物品,不論是一把掃把、一張摺櫈,甚至被視為垃圾、無用的東西,都可以運用想像力,使它物盡其用。

今年,由阿喜參與的「M+敢探號」流動創作教室及展覽,以「是事是物」為主題,透過各種遊戲與活動,邀請觀眾運用想像力,從而打破看待事物的習慣 。概念看似抽象難懂,實際卻比你想像的更「入屋」!阿喜說:「每一件物件其實都不會只有一種用途,即使在很多人眼中無用的廢物,也隱藏着無限的可能。」

M+教學及詮釋主策展人方詠甄(Stella)補充道:「我們希望讓藝術家與市民和學生一同創作,從而讓大家認識當代藝術並不是很遙遠、神秘的事,而是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

 

無用之用 是為大用

以創意回應和轉化事物的種種限制,是阿喜的拿手好戲。例如他的作品《掃把笛》在平平無奇的竹掃把的手柄鑽上笛孔,想像清潔工人可以忙裡偷閒,吹奏自娛,甚至在公園巡迴演奏;《附件:搖椅》在一張椅子的椅腳下加上兩條削了圓邊的木條,就可以改造成搖搖椅;《用頭上所有的白髮做一支毛筆》是阿喜收集掉下來的白髮製成的。

策展人引用莊子的名言:「無用之用,是為大用」, 廢物通過創意可以改造成傢俱,藝術家所做的,並非純粹解決問題,更深層的意義是啟發人們透過轉化,打破事物本身的局限,從而帶來希望。

阿喜嘗試在竹掃把的手柄上鑽孔,變成可吹奏的笛子。
一張普通的椅子,在椅腳下加兩條削了圓邊的木條,就可以變身成搖椅。

即使是兩件本來沒太大關係的物件,他都可以連結起來:「我小時候會自己造線轆,然後上天台放風箏,長大後已很少機會接觸這玩意了。放風箏的經驗包含了個人的回憶及對舊事物的懷念,而當時呆呆看著天空的情境,令我想到有時夏天也會呆呆地坐在電風扇前吹風。」基於這種富詩意的聯想,就令阿喜動手將電風扇的拉繩變成風箏的線轆,透過拉動線轆令風扇轉動。

由童年回憶觸發阿喜將電風扇與風箏兩件本來毫無關聯的東西連繫起來。
把幾張摺櫈的櫈腳嵌在摺枱面板,打破習慣,呈現物件的另一種演化。

這些物件並非價值連城,製作過程亦沒有精雕細琢,阿喜做的,是通過拼裝或簡單的方法將物件轉化:「我揀選的材料通常是一些日常物件,我會拿上手把玩一輪,跟它互動,從而構思如何去改進它,令它變成一件新的東西。可能是延伸它的功能,或為它賦予跟社會或當下的一些連繫意義。」阿喜稱這種創作方法為「用手思考」── 透過身體直覺感受物件的特質,藉此發掘其涵意和加以改造。

 

流動展覽 將局限變優勢

吳家俊已是第四位跟「M+ 敢探號」策展團隊合作的藝術家。自2016年起,這輛特製拖車遊走香港不同社區和校園,既是流動展覽空間,又是創作室,累積和展示市民和學生的共同創作成果。

Stella直言,當初博物館有此構思,是因為當時M+ Pavilion尚未竣工,於是構想何不索性將這反過來變成我們的優勢。她說:「即使未有固定的展覽場地,但我們也可周圍去,不如就『送外賣』,將展覽、活動連同藝術家一同送到府上。」

「這種局限某程度上是打開了展覽的多樣性。」阿喜對這種流動展覽形式表示讚賞:「我們不一定要在固定場地內舉辦展覽會或工作坊,也可以其他不同形式進行。我本身沒有畫畫底子,也不擅長細緻的創作,不太適合畫廊形式的展覽,而『M+ 敢探號』這種戶外、流動式的活動裝置,則比較適合自己。」

中學與社區 模式大不同

過往經常與親子讀書會合作舉辦工作坊的阿喜,不乏類似的教學經驗,不過「M+ 敢探號」的規模就大得多,跟主辦單位M+籌備時間歷經半年:「它具備了工作坊和展覽,兩者之間要互相扣連。工作坊不是做幾次,而是做四十幾場,社區和學校的模式和方法差異很大,因此前期的規劃要很周詳。」

Stella補充指,「M+ 敢探號」每次到訪學校前,也會做很多工夫,包括預先到學校簡介藝術家和「參與式」藝術創作的概念,進行一些簡單的活動讓同學們「熱身」,也會向老師派發由M+與參與藝術家共同編製的教材套,供訪校前後作參考之用。待「M+ 敢探號」駛進校園時,校方則會安排時間,讓全校各班分批輪流參觀展覽。另外,學校亦會安排約15至25位中三至中六學生,與藝術家一起體驗約2.5小時的參與式藝術創作。然而,學生的參與並非就此完結,他們之後會隨「M+ 敢探號」踏出校園,在社區分享他們的創作成果,與公眾互動交流,延續校內體驗。

這個模擬露宿者流動居所的垃圾回收廂,極受觀眾歡迎。
身處「M+ 敢探號」的內籠,就像被鯨魚吞進肚內。

學校部分以中學為主,而公眾參與的社區部分則以年紀較小的觀眾為主,阿喜認為兩者所用的材料可能差不多,但做的方式很不同:「周末舉行的社區工作坊多數是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參加,要在短短一小時內令他們覺得好玩而又有得着,活動內容就要部署得較為嚴密。相對,中學校園內的工作坊時間較充裕,可以用多些小活動來引導學生創作,希望他們通過探索,自由發揮。」舉例如在社區部分,阿喜會規限參與者用掃把頭來做木馬;若在學校,他會給學生掃把頭、地拖筒或其他不同物件,任憑他們天馬行空去創作,賦予物件不同意義。

自從生了孩子以後,阿喜更加覺得這種教育很重要:「現在的小朋友自小學階段就開始失去童年,我們不能肯定每一位參加者往後都能夠持續地發展創作,但這將會是難得的經驗,讓他們可以好放鬆地自由創作,不像興趣班會規定要畫某些畫,也不用定輸赢、爭貼堂。」

整個計劃除了流動展覽,還包括學校和公眾參與的工作坊。
短短一小時的工作坊,可讓公眾,特別是小朋友輕鬆自在地以遊戲的心態創作。

「是事是物」公眾工作坊,繼上月假西九苗圃公園舉行的「自由約」首次登場後,在本周末(3月11日)會再次同場舉行,有興趣參與的朋友,可留意「M+敢探號2018」社區部分的時間表

Leave your comments

相關文章

專訪西九園境師 拆解花卉展五大特色

Connie Chan | 15.3.2018 | 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