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黃昏‧文學‧自由──我城的黃金年代在西九「自由約」

19.12.2016
香港文學館

香港文學館

  秋高氣爽十一月,西九文化區「自由約」(Freespace Happening)與一眾作家、樂隊,以「身份認同」為主題,在苗圃公園為香港再添一點文藝氣氛。在11月13日的「自由約」先後安排The 5422 Collective、The Boogie Playboys、小塵埃等樂隊、舞蹈單位、戲劇單位齊聚草地表演,與大家共度週末,當中文學自然亦不能少,一直致力於在民間推廣文學、文化的香港文學館,亦準備了「文學大電視」、「草原圖書閣」及「找到詩 ─ 文學野外定向」,與文學迷共同回到八十年代,探尋和回顧香港文學與身份認同之間息息相關的連結。

 

你估我估你 文學與身份認同

 

  八十年代讓人想起香港的一陣懷舊熱,電視在這陣熱潮中可說是不可或缺的。香港文學館將文學作品內容,結合電視迷所熟悉的「超級無敵大電視」遊戲方式,展開一場讀者與讀者之間的文學大比拼。遊戲的內容選取了西西的《我城》、李智良的《房間》等書名,連同作者名字為題,有趣的玩法吸引了許多青年參與者組隊參加,在風和日麗的綠油草地上競賽。「文學大電視」由文學館精心挑選出來圍繞八十年代香港身份認同主題相關的文學作品,遊戲過後,玩樂之餘,讓初步接觸文學的讀者瞭解更多,熟悉文學的參與者亦得以挑戰和整理自己的文學知識,把大電視題目連串起來,就能意外獲得一張香港書單,翻開相關書目,讀到的不止是文學,更在閱讀香港,隨後在「草原圖書閣」上挑一本相關書籍,席地於草原上讀書,相得益彰,一切安排剛好。

草原圖書閣

草原圖書閣

文學大電視

文學大電視

屬於香港的書,屬於香港的「八十年代」

 

  無論是認識文學,抑或認識城市,書都是不二途徑。「草原圖書閣」的漂書活動,讓「自由約」參與者帶同和「身份認同」主題相關的書本到場自由放漂,並在草地上與自己喜歡的書相遇,就算沒有帶書來訪,也能隨意挑選一本合眼緣的,隨性地坐在草上閱讀。既有書香,亦不能缺少讀書人,這次請來兩位作者,在「選書分享」環節,與參與者分享自己喜歡的書籍。

 

  現任《字花》藝術總監的文化評論人盧勁馳,為這次分享會挑選了《抱殘守缺:21世紀殘障研究讀本》一書,貫徹他一直以來在不同媒介中呈現自身障礙的經驗,結合讀本中的不同議題,從殘障角度看文學與藝術。事實上,尋找「身份認同」,或許從自己的身體開始,亦是很好的途徑,畢竟在精神上、肉體上尋找自我身份,甚為貼身。影評人、文化評論人朗天,則是另一位分享嘉賓,歷來已在著作中便帶讀者從電影中的香港,談到文學中的香港。他所挑選的書《The Shortest Shadow: Nietzsche’s Philosophy of the Two》,帶讀者遊歷尼采的思考世界,對於主體性的思考,尼采自然是見解獨到,而透過朗天的分享,更能讓現場讀者走進書海。

「找到詩 文學野外定向」

 

  文學總是予人安靜於室內的感覺,「找到詩 ─ 文學野外定向」則打破這個刻板形象,從精心策劃的三條路線,配合十月的焦點選詩池荒懸的《幣》,在苗圃公園內展開一場野外定向,讓參與者從香港文學館的攤位附近出發,一步一腳印,踏踏草、繞繞路,尋找不同的中途站,在樹邊、草上或海旁集齊相關詩句,重組排列,彷彿模擬詩人透過感官接觸世界,寫出詩句的過程。透過尋詩,參與者亦尋路,重組城市,發現城市,正如池荒懸的《幣》中所言:「也夢見過嵇康/身非木石,其能久乎?/廣陵散於這個城巿/靜靜演奏」,幣轉動,是機遇、變化與抉擇的時刻。尋路轉向是冒險,需要勇氣和希望,無論在八十年代抑或現今當下,這些想法永不過時。

The 5422 Collective feat. 陳潔靈

The 5422 Collective feat. 陳潔靈

Modern Children

Modern Children

我城的黃金藝術年代

 

  與城市結合的不止於文學,「自由約」同日舉行的音樂、舞蹈、戲劇表演,以及連結不同參與者的市集、親子活動等,都是一種方式。這次「自由約」的音樂單位與表演歌曲,可說真的是「聲勢浩大」,合共十個單位前來參與,當中也包括本地獨立樂隊Modern Children、Revery等。其中陳潔靈更連同本地獨立爵士樂隊The 5422 Collective,以爵士樂風格,為八十年代的流行音樂重新編曲。現場亦有大量的觀眾期待陳潔靈的演唱,彷彿她的聲音可以帶同大家回到過去,一聽我城的黃金音樂年代。現場聽眾氣氛高漲,陳潔靈即席演唱了多首金曲,包括《今晚夜》、《白金升降機》等,更大讚The 5422 Collective的編曲。The 5422 Collective除了以爵士樂曲風重新演繹《月亮代表我的心》外,搖滾曲風亦難不倒他們,陳潔靈笑言自己在唱「自由Version」《白金升降機》,音樂奏起,觀眾encore不斷。

 

  而戲劇表演「路演九九八十一式」,則由「好戲量」(FM Theatre Power)的賴恩慈和楊秉基帶同一眾演員,以即興劇形式與觀眾互動,即場演繹戲劇情節。當日現場設有收集箱,讓觀眾把自己心中所想寫成句子投進箱中,兩位則再從箱中抽出字句,即興組合,演出劇情。

路演九九八十一式

路演九九八十一式

We Dance ─ 人人起舞

We Dance ─ 人人起舞

當日亦有很特別的舞蹈演出「We Dance ─ 人人起舞」,則有「十八步工作坊」,將現場表演場地化身成80年代舞池,讓現場參與者一起跳出美國西部排排舞的舞步,期間亦有由知名舞蹈家艾甘‧漢創的「Big Dance變奏工作坊」,讓「自由約」的參與者可以和舞蹈員隨心隨性,一同跳舞。較特別的是,現場亦有共生舞團,以「人人皆可舞」的概念,展開了一場殘障人士舞蹈,儘管生而不完全,但仍可以享受舞蹈,在「自由約」中讓身體自由奔放。

 

自由的個體,在「自由約」

 

  在草地的另一邊廂,也有「自由約」市集,包括「海角地攤2046」、「ohmykids孩子市集」,由孩子們自己做生意,售賣一些手作飾物和衣物等。現場亦有不少家長帶同孩子前來參與親子工作坊,「孩子也落D」就是一個有趣的攤位。相信問起不少父母,也曾經歷瘋狂「落D」時代──八十年代,我們都知道香港的士高文化一時無兩,但究竟當年是穿甚麼潮服到場?所跳的舞步又是如何?這場親子活動,讓父母可以在現場帶同孩子親自體會八十年代的士高潮流,將綠野草地變成懷舊的士高,有趣的是,現場播放的是八、九十年代的兒歌,更有舞者教導在場人士大跳懷舊舞步,實行齊齊「落D」。

孩子也落D

孩子也落D

ohmykids孩子市集

ohmykids孩子市集

 「自由約」,顧名思義,參與者都可以在草地上自由、自主地選擇自己喜歡的文藝形式,無論是八十年代抑或千禧以後,喜歡文藝而來到「自由約」的參與者,自由自在地於區域與區域、攤位和攤位之間穿梭;而以合作者身份前來參與「自由約」的人們,亦是同樣,在「自由約」中享受自由的文藝饗宴。草地除了野餐、放風箏外,還可以參與「自由約」,與「文」同樂,感受一個美好的下午。即使被現時的城市侷促氣氛逼得緊了,但在「自由約」裏,都是自由的,透過創作者的表演和作者、文化人對不同文學書籍的介紹,我們不妨走進書本的世界裏,這並非逃避,而是另闢蹊徑,嘗試尋找自我,並從中找到身份認同。

 

文:香港文學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