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頁

柏林戲劇節的模式與挑戰

6.10.2017 | theatre.
Brian Yu

Brian Yu

表演藝術編輯

文:李立亨

按照柏林戲劇節的標準,中國話劇多不是「今日戲劇」。

那麼,香港跟臺灣的戲劇創作的主流又是什麼呢?

我們有我們的戲劇江湖,可是沒有具備公信力的平臺,

沒有資深客觀的劇評傳統,不好說:國王有沒有穿衣服!

創立於1964的「柏林戲劇節」,經過52年的執行與調整,現在,七位評委,每人每年要看超過一百個作品。不用顧慮形式或性別平衡,只要註意區域平衡與演出品質。每年五月,邀請去年德語劇場創作的十大「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到柏林演出。

香港西九文化區與香港歌德學院聯合主辦,邀請兩位柏林戲劇節評委,和五位香港創作者同臺,進行柏林戲劇節特色的報告與延伸而出的回應與討論。兩天的活動,撞擊出許多有趣的火花。

事先欣賞過十部作品視頻的百位參與者,共同見證並發現柏林戲劇節糢式的特色,以及可以帶給我們的挑戰。

形式混搭,作者劇場的作者為王

好幾位與會及嘉賓提到,臺灣的德文翻譯劇本是他們接觸德國戲劇的初始。還有更多人表示,他們從閱讀德文劇本的得到樂趣,進而前進柏林,堅持要到現場去感受德語戲劇的魅力。

資深評委Till Briegleb表示,除了德國,還有瑞士、荷蘭、比利時等國德語地區,每年?有至少有800齣以上的新製作首演。除了標準的劇場以外,劇場以外的空間,廢棄的廠房或者購物中心裡面,都有可能出現表演。

「創作者對於跨界合作習以為常,劇場形式的邊界早已糢糊。觀眾抱持開放的態度去欣賞演出的習慣早就被養成。」Till還補充說到:「德國觀眾習慣去看戲之前,要先做功課。我們習慣要先知道演出的內容是什麼,創作者的特色是什麼。」

雖然,德語世界也有專屬的新劇本藝術節,每年有超過200個新劇本問世。可是,德國劇場早就是「作者劇場」的天下。所以,開發形式,混搭形式,加入多媒體,讓舞臺旋轉,讓形式奪人眼球,只有新潮,新潮,更新潮。

兩位訪港的德國柏林戲劇節評委 (左:艾娃.比亨特(Eva Behrendt), 右: 緹爾.布列格利(Till Briegleb)

兩位訪港的德國柏林戲劇節評委 (左:艾娃.比亨特(Eva Behrendt), 右: 緹爾.布列格利(Till Briegleb)

有人問到,「劇作家劇場」還存在嗎?

兩位評委在此之前都曾不約而同的提到,兩德統一之後,東德導演們特別想要打破為劇作服務的傳統,擺脫劇場的首要任務是去進行文本詮釋的習慣。「他們特別想要打破這個傳統,他們有許多的想法,許多形式要去嘗試,你也說不出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做,可是,他們就這麼幹了。」

在柏林戲劇節這個「戲劇江湖」中,作者劇場(或者說,導演劇場)才是王道。

用文學角度來理解劇場是不夠的

柏林戲劇節所挑選的節目,很早就反應出這個趨勢。

所謂的「表演藝術」(performance art),所謂的「行為藝術」(happening),三十多年前就已經大量出現在德語舞台上,逐漸變成表演形式裡面的重要類別。創作者跟觀眾,都願意給新的可能性機會。

所以,我還是要再三再四的強調,我自己1995年在紐約大學念書的時候,我的研究所老師Richard Schechner早在一九六0年代就說過的話:「僅用文學的角度跟態度,去理解劇場是遠遠不夠的。 」

至於在演出內容裡面,參與講座的評委Eva Behrendt表示:「劇場不應該只是處理每個人都看得到的問題。有些問題正在形成當中,有些問題被視而不見,更有些問題其實已經被誤解得非常嚴重,所以,劇場的探索,當然會無窮無盡。」

兩位評委都表示,諷刺跟挑戰社會議題,是劇場的重要傳統之一。有些人甚至喜歡在劇場裡面嘲笑跟羞辱政府,這種極端的狀態時有所聞。Till說:「德國劇場所反映出來的憤怒,多來自對於資本主義與國家影響力的反撲。但是,劇場通常都會採取幽默或者戲劇化的手段,來處社會和政治議題。」

他表示:「大劇場通常是白頭髮的觀眾,小劇場的觀眾就已年輕人為主,他們希望看到新的形式跟新的議題。後者希望看到現在的問題被討論,前者則是想要享受一個劇場之夜。」

讓戲劇人,得以看到「今日戲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劇場的地方就需要平台。

江湖上,有人崛起,有人沉寂。有人拉幫結派,有人一路獨行。有人緊握武林秘笈,有人不拘一格開創新局。各式真假傳說不斷,門派林立是既成事實。

平台上,有來有往,有起有落。可以論劍,可以論道。平台神似江湖,卻不爭排名。曾經擁有,就是天長地久。是有機理解的展示,更是鼓勵分享的所在。

我們熟知的各大藝術節,每個作品只要入選即等同於在這個平台得獎。柏林戲劇節的獨特之處在於,只要是主創人員或演出團隊中有德國人,以及演出德語演出,都有可能因為品質出眾而得到肯定。

這個戲劇江湖,每年肯定十個門派的最高造詣。這個戲劇平台,讓所有戲劇人與愛好者,得以看到「今日戲劇」的現場版為何。

主辦方《今日戲劇》雜誌社,不斷在每月雜誌當中介紹世界戲劇潮流的昨日、今日跟明日。透過戲劇節的舉辦,觀眾得以親眼目擊德語戲劇,現在究竟是那些人在呈現那些事。

我們看到的十部作品,沒有一部屬於「寫實主義」或者所謂的「現實主義」作品。這兩個風格,恰恰是中國話劇一直以來主流中的主流。這幾年,大量資金被投入所謂的「中文原創話劇作品」,也都期待劇場出現的是寫實主義作品。

難道,沒有人跟中國話劇創作者說:國王沒有穿衣服嗎?

定義華文戲劇主流與特色的可能性

按照柏林戲劇節的標準來看,會不會,絕大多數的中國話劇都不是「今日戲劇」?那麼,香港跟台灣的戲劇創作者呢?他們的主流又是什麼呢?

我們有江湖,可是我們沒有具備公信力的平台,沒有擁有資深而客觀的劇評人。其實,我們也一樣不好說,國王到底有沒有穿衣服!

柏林戲劇節講座,凝聚了大量香港年輕戲劇工作者的注意力,同時也吸引了中壯輩創作者的參與,以及部分如來自臺灣和幾位來自大陸的劇場人。我們發現了,人家是怎樣如此細緻地操作一個戲劇節。

兩天的講座中有不少互動環節,增加與會者互相討論的氣氛

兩天的講座中有不少互動環節,增加與會者互相討論的氣氛

未來,有沒有可能華文戲劇平台也出現一個類似的組織,可以彙整這個類型創作的傳統與特色?會不會有一天,有個什麼「香港戲劇節」或者「今日華文戲劇」的網站或者刊物出現呢?

我已在其中,我願意參與。我願意。

我相信,應該有不少人期待這一天的來臨。

作者簡介:李立亨 上海台雨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藝術總監、上海世博會「城市廣場藝術節」運營總監、台北藝術節前藝術總監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