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Grazie, ciao! 香港见!

28.12.2019 | art. , exhibition.
Ice Wong Kei Suet

Ice Wong Kei Suet

        “Buongiorno, can I get a single ticket to Arsenale?” 意译:早晨,我想要一张前往军械库的船票)

        相隔四个月,重游威尼斯,再一次跟Piazzale Roma车站职员要一张往军械库(Arsenale)的水上巴士船票。 作为实习生,很幸运能见证一届双年展的开幕及闭幕。同一个行李箱,里面装满的行装由五月份的短袖背心,到今次一件件的御寒衣物。环顾四周,这里的一切倒没有太大变化。军械库展场的入口依旧车水马龙 ;香港展场依旧被当成双年展的顾客服务中心 ;大街小巷依旧挂满香气四溢的衣物;至于上一篇网志中介绍的那位婆婆(有兴趣可按此重温),依旧是一位害羞的邻居,每次晾衣服仍只见其白皙的双手缓缓露出窗外。一个夏季的过去,这个小岛上的风土人情依旧,反倒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香港却变了天。

        缘聚缘散,双年展总有完结的一天。一个五十年一遇的水灾更把这一切提前结束。

        香港展场比原定日子提早了一星期闭幕。墨绿色的大门紧闭著,不少访客停下脚步细读著贴在门上的闭馆告示。门虽关上,但是实习生涯的好戏才开始 拆展!

        想起在布展期间,艺术家谢淑妮曾提及过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的布展过程已充分体现出“协商”的重要性—愈多组件被装上,愈讲求艺术家与助手之间的协调及合作性,超过三百多件的木制、3D打印制组件不费一枚螺丝或胶水等外助力相互紧扣并支撑著。拆展又何曾不是呢!保护每一件组件完好无损,绝不能让作品如骨牌式倒下,为此需要下列工具:

(第一天的拆展工作结束,手套一分为二,摄影﹕黄姬雪)
(第一天的拆展工作结束,手套一分为二,摄影﹕黄姬雪)

  1. 无粉外科手套:每次触碰艺术作品必须戴上手套,防止皮肤油脂印在作品物料表面。
  2. 海绵、白绵布:作为保护垫,减低组件脱落时碰撞地面的风险。
  3. 白毛尼龙纤维画笔:用作清洁组件表面尘埃。由于部分木制组件表面较为粗糙,尼龙纤维相比其他画笔材质更不易钩到木的表面;而白色则以防毛扫脱色。
  4. 气泡垫:作为保护垫,铺置于作品的台面及地板位置;亦是每件组件的包装纸。威尼斯一卷十米长的价值80欧元:)
  5. 皱纹胶纸、3M Scotch胶纸:3M胶纸易撕无痕,多种款式任君选择。
  6. 白报纸:用作包装3D打印制组件。

(工具之多未能尽录…...

        Negotiated Differences的组件一件又一件的被拆下,我们小心翼翼地将它安放在地板及台面上,好让M+ 藏品管理专员逐件检查;再将组件分类排列,按照原先包装放入纸箱。之后,将所有纸箱放回货柜箱内并封箱。最后,就待船运公司把货柜箱运走,运返香港的船期确认前就得先寄存于意大利公司的货仓。

(拆展中的Negotiated Differences,摄影﹕黄姬雪)(拆展中的Negotiated Differences,摄影﹕黄姬雪)
 

(藏品管理专员需逐件检查每件组件的状态是否良好,摄影﹕黄姬雪)(藏品管理专员需逐件检查每件组件的状态是否良好,摄影﹕黄姬雪)

(入箱完成!摄影﹕黄姬雪)(入箱完成!摄影﹕黄姬雪)

        四名意大利船运工人带著一部拖板车(俗称“唧车”)和一部板车,轻而易举地将三个塞满艺术品的货柜箱搬走。船运是威尼斯唯一的运输方法,工人将货柜箱搬到运河旁,再利用吊臂机把货柜箱逐一吊起稳放在船上。

(货柜箱与一部可爱的红色板车,摄影﹕黄姬雪)(货柜箱与一部可爱的红色板车,摄影﹕黄姬雪)

(吊臂机每次只能吊起一个货柜箱,摄影﹕黄姬雪)(吊臂机每次只能吊起一个货柜箱,摄影﹕黄姬雪)

        运船离开时,工人们跟我们抛下一句“Grazie, ciao! See you next year!” (意译:谢谢你!下年见!)便驶船而去,那刚好是日落时分。威尼斯双年展2019随著太阳下山正式画上句号,但结束的同时为大家带来新的开始— Negotiated Differences2020年,香港见!不知道半年后香港的天空又会是怎样呢?

(运船随著日落的方向缓缓离去,摄影﹕黄姬雪)(运船随著日落的方向缓缓离去,摄影﹕黄姬雪)

分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