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Home

Grazie, ciao! 香港見!

28.12.2019 | art. , exhibition.
Ice Wong Kei Suet

Ice Wong Kei Suet

        “Buongiorno, can I get a single ticket to Arsenale?” 意譯:早晨,我想要一張前往軍械庫的船票)

        相隔四個月,重遊威尼斯,再一次跟Piazzale Roma車站職員要一張往軍械庫(Arsenale)的水上巴士船票。 作為實習生,很幸運能見證一屆雙年展的開幕及閉幕。同一個行李箱,裡面裝滿的行裝由五月份的短袖背心,到今次一件件的禦寒衣物。環顧四周,這裡的一切倒沒有太大變化。軍械庫展場的入口依舊車水馬龍 ;香港展場依舊被當成雙年展的顧客服務中心 ;大街小巷依舊掛滿香氣四溢的衣物;至於上一篇網誌中介紹的那位婆婆(有興趣可按此重温),依舊是一位害羞的鄰居,每次晾衣服仍只見其白皙的雙手緩緩露出窗外。一個夏季的過去,這個小島上的風土人情依舊,反倒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香港卻變了天。

        緣聚緣散,雙年展總有完結的一天。一個五十年一遇的水災更把這一切提前結束。

        香港展場比原定日子提早了一星期閉幕。墨綠色的大門緊閉著,不少訪客停下腳步細讀著貼在門上的閉館告示。門雖關上,但是實習生涯的好戲才開始 拆展!

        想起在佈展期間,藝術家謝淑妮曾提及過作品Negotiated Differences的佈展過程已充分體現出「協商」的重要性—愈多組件被裝上,愈講求藝術家與助手之間的協調及合作性,超過三百多件的木製、3D打印製組件不費一枚螺絲或膠水等外助力相互緊扣並支撐著。拆展又何曾不是呢!保護每一件組件完好無損,絕不能讓作品如骨牌式倒下,為此需要下列工具:

(第一天的拆展工作結束,手套一分為二,攝影﹕黃姬雪)
(第一天的拆展工作結束,手套一分為二,攝影﹕黃姬雪)

  1. 無粉外科手套:每次觸碰藝術作品必須戴上手套,防止皮膚油脂印在作品物料表面。
  2. 海綿、白綿布:作為保護墊,減低組件脱落時碰撞地面的風險。
  3. 白毛尼龍纖維畫筆:用作清潔組件表面塵埃。由於部分木製組件表面較為粗糙,尼龍纖維相比其他畫筆材質更不易鈎到木的表面;而白色則以防毛掃脱色。
  4. 氣泡墊:作為保護墊,鋪置於作品的枱面及地板位置;亦是每件組件的包裝紙。威尼斯一卷十米長的價值80歐元:)
  5. 皺紋膠紙、3M Scotch膠紙:3M膠紙易撕無痕,多種款式任君選擇。
  6. 白報紙:用作包裝3D打印製組件。

(工具之多未能盡錄…...

        Negotiated Differences的組件一件又一件的被拆下,我們小心翼翼地將它安放在地板及枱面上,好讓M+ 藏品管理專員逐件檢查;再將組件分類排列,按照原先包裝放入紙箱。之後,將所有紙箱放回貨櫃箱內並封箱。最後,就待船運公司把貨櫃箱運走,運返香港的船期確認前就得先寄存於意大利公司的貨倉。

(拆展中的Negotiated Differences,攝影﹕黃姬雪)(拆展中的Negotiated Differences,攝影﹕黃姬雪)
 

(藏品管理專員需逐件檢查每件組件的狀態是否良好,攝影﹕黃姬雪)(藏品管理專員需逐件檢查每件組件的狀態是否良好,攝影﹕黃姬雪)

(入箱完成!攝影﹕黃姬雪)(入箱完成!攝影﹕黃姬雪)

        四名意大利船運工人帶著一部拖板車(俗稱「唧車」)和一部板車,輕而易舉地將三個塞滿藝術品的貨櫃箱搬走。船運是威尼斯唯一的運輸方法,工人將貨櫃箱搬到運河旁,再利用吊臂機把貨櫃箱逐一吊起穩放在船上。

(貨櫃箱與一部可愛的紅色板車,攝影﹕黃姬雪)(貨櫃箱與一部可愛的紅色板車,攝影﹕黃姬雪)

(吊臂機每次只能吊起一個貨櫃箱,攝影﹕黃姬雪)(吊臂機每次只能吊起一個貨櫃箱,攝影﹕黃姬雪)

        運船離開時,工人們跟我們拋下一句“Grazie, ciao! See you next year!” (意譯:謝謝你!下年見!)便駛船而去,那剛好是日落時分。威尼斯雙年展2019隨著太陽下山正式畫上句號,但結束的同時為大家帶來新的開始— Negotiated Differences2020年,香港見!不知道半年後香港的天空又會是怎樣呢?

(運船隨著日落的方向緩緩離去,攝影﹕黃姬雪)(運船隨著日落的方向緩緩離去,攝影﹕黃姬雪)

Share with

Tagged in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