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G  
首页

Ciao! 邻居们的晾衣服日常

18.6.2019 | art. , exhibition. , lifestyle.
Ice Wong Kei Suet

Ice Wong Kei Suet

相信在这趟威尼斯之旅说得最多的意大利文就是“Ciao!”,也是我说得最正宗的一句。 “Ciao!” 解作“你好”亦有“再见”的意思;通常用于展开对话的开场白或结束谈话的结语,故此大家说“Ciao!”时都会提高音调。街头巷尾,尤其是威尼斯是一个颇小的岛屿,绝多数的景点也能够徒步行至(只要你抱著远足的心态便会轻松些),街坊街里朝夕相对,生活在同一个社区圈子里,很容易便会碰上熟悉的人。

在这边感受到的邻里气氛,与香港截然不同。早上出门上班,可能把大门一打开,碰巧与邻居对上眼便会条件反射地别过头去,再赶紧把门关上然后急步离开。乘搭同一架升降机,大家不约而同地戴上耳机,有点不耐烦的等待升降机到达地面,门一打开便头也不回分道扬镳。在香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这么近又那么远。

“谢淑妮:与事者,香港在威尼斯”位于庭院的作品,名为"Playcourt"

新一届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依旧于军械库(Arsenale)入口的正对面。香港馆的地理位置被大大小小的住宅环绕,站在馆内庭院,抬头一望,不难发现一条又一条的晾衫绳穿梭于建筑物之间。工作初期,听到打开窗的“嘎吱”声我便不自觉地向上望,眼神与邻居对上有种莫名奇妙的尴尬感,生怕发现邻居们的私隐。久而久之,经意大利同事F先生的介绍下,渐渐与楼上的大家混熟起来,一句“Ciao!”便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感觉与街坊们玩打地鼠般的兴奋。众多街坊之中,有一位白发老太太比较害羞。第一次发现她时,她正缓缓伸出双手把衣服夹在绳上,突然望到在庭院工作的我便马上把头缩起来并把窗关起来。日复一日,我始终未能成功与她打声招呼,令我有点在意,并希望离开前可以把冰山劈开。

终于,在实习生活的最后一天,愿望成真了!6月14日的下午五时半,我们眼神对上了。我找紧时机向老太太微笑点头,她迟缓了两秒,便开口吸啖气说 “Ciao!”,然后继续晾衣服的日常。而我亦继续为实习生活的最后30分钟努力工作 :)

第一次碰面时,只看到老太太的双手

分享

相关文章